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散文】塘之恋  

2007-04-26 22:18:07|  分类: 家乡神韵—风采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塘之恋 - xtzrs -

                     塘之恋                                    

文/湛汝松  摄影/ 伍沛林

   

  我的家乡新塘名符其实,是个池塘星罗棋布的地方。我从小就与池塘生活在一起。家乡的池塘大小各异,皆有其名。前塘后街的以街为名,如沙园塘、沙巷塘;一地多塘的以方位取名,如东头塘、西头塘;形状特别的以形冠名,如月形塘、三塾塘;附近有祠堂庙宇的,借祠庙为名,如始祖塘、华佗庙塘……所有池塘中最大的在镇中心,其名曰“墟大塘”。

   我家不在墟大塘边,而坐落在村子最东边的东头塘与东江之间的堤岸上。孩提时代,池塘就是我的乐园。我记忆中,池塘很静很美。东边的堤岸与一条小河相隔,堤岸栽着蒲桃和荔枝.夏天,成熟的蒲桃和荔枝就像挂在绿绸上的一串串黄色和红色的小灯笼。北边的堤岸是一排排茂盛的竹子,清翠欲滴宛如一堵绿色的屏障。一年四季,岸坡开放着各色各样的野花,万紫千红,斑斓缤纷,永远给池塘戴着五光十色的花环。微风拂煦,塘面碧波粼粼。这是池塘在说话,是池塘在向我们讲述自己的历程:

   很古很古的时候,家乡是东江口上的一个大河湾。年深岁久,潮涨潮退,河湾积聚着沙泥与贝壳的地方成了陆地;低洼之处就构成了池塘。家乡“沙贝”也因此得名。明代嘉靖年间,著名理学家湛若水官至南京礼、吏、兵三部尚书,曾派船调夫,在家乡的河滩上垒石筑堰,修了一个新池塘。后来,乡人在新池塘四周堤岸建铺开墟,人称“新塘墟”;围在四面店铺中的大池塘,名曰“墟大塘”;而我的家乡沙贝,也从此变成名副其实的“新塘”了。

   童年,摸塘螺是我最喜爱的活动。夏日,小伙伴们衣服一脱,扑通跳到塘中。我把小木盆用绳子拴在腰上,小手伸到水中的石缝里,将躲在里面的塘螺抓出来。一个,二个,有时会抓一把。不一会儿,小木盆很沉了。我们就把小木盆栓在岸边的灌木上,然后快活地与池塘嬉戏。我们时而仰游在池塘敞开的胸怀里,任赤裸的身体尽情地享受池水的爱抚;时而溅起漫天水花,请来一弯彩虹凌驾塘中。冬天,我们不能下水,便找来几挂有叶的树枝,用绳子串起来,放到池塘底。第二天,我们再用绳子把树枝钩上来。树叶密密麻麻地粘满螺。一不小心,咚咚几声,好几个螺重新滑落塘中,池塘被我们逗笑了,笑得很灿烂,宽阔的脸上露出深深的酒窝。

   家乡的池塘都养鱼。池塘成了家乡人的生存依托。修堤补坝,排水灌水,放鱼捕鱼,一年复一年,一代接一代,家乡渐渐从原始的养鱼发展为科学养鱼。乡人卢见有饲养塘鱼,年亩产最高可达650公斤,成了闻名全国的养鱼能手。养鱼人为家乡争了光;池塘成了家乡人引以自豪的宝贵财富。

   池塘是家乡人的希望。特别是在国家经济困难的日子里,池塘使家乡人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然而,池塘也有使人失望的时候。在形式主义盛行的年代里,为了片面追求积肥数量,池塘年年都要被放水捞塘泥。水流走了,鱼不见了,池塘干裂了,家乡人的笑容也失去了。有一年冬天,近百亩的墟大塘被抽干了水。那些要创造“新年红”的人,竟要人们在大年初一到塘里挑泥。那天,寒风夹着冷雨。人们赤着脚下到淤泥很深的塘底挑泥。墟大塘四周被民居围住,户户水台骑在塘上,因此塘底里玻璃破碗之类的东西特别多。不少人被划伤了脚,鲜血在粘满泥巴的腿上直流。家乡人默默无声,无奈地对着池塘摇头。

   改革开放为家乡带来了崭新的变化。如今,家乡那沿塘建屋,以堤为街的习惯已成历史。人们的视野不再局限于古河湾上,而是扩展到附近的荒坡野岭。劈山修大路,推坡填低谷,一座座工厂并排而立,一幢幢大厦拔地而起。小镇扩大了。家乡成了商业镇,工业镇。池塘养鱼再不是家乡人谋生的重要手段。不知从哪天起,有的池塘的水逐渐变黑了,逐渐变臭了,岸坡的青草也开始枯黄。池塘被污染,池塘再不美丽。于是,有人提出要把一些池塘填掉。

   池塘要不要填,这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课题。谁都知道新塘因池塘而得名,因池塘而发展。池塘是家乡人汗水与智慧的结晶;池塘是家乡独特的风景,是家乡的文化之根。如果为了一时的经济效益,盲目地填塘,那就会填掉新塘的特色,淹埋新塘的历史,因此,我们应从保护家乡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这个高度去整治池塘,保护池塘。这样,我们才会无愧于前人,无愧于我们的子子孙孙。

   几天前,我来到治理好的墟大塘浏览。过去周围居民搭在池塘上的杂乱建筑不见了,取代它的是沿塘水泥大马路,塘边还设护栏。池塘变小了。但四周垒石如图,塘水平洁明净,沿塘新栽的树木整整齐齐,新芽正发。整个池塘仿如一个沐毕妆罢的少女,散发着一种温馨诱人的气息。

  这一夜,我做了个梦。梦见家乡的池塘依旧星罗棋布。乡村有池塘,工厂有池塘,学校有池塘,酒店也有池塘。池塘里面,碧水幽幽,鱼戏荷花;偶见亭台水榭,曲桥轻舟。堤岸四周,栏栅盘绕,石椅井然;荔红柳绿,百花吐艳。休憩的人们,或面塘而操,或与池共唱,或花间漫步,或树下谈心。我静静地倚栏而望,对着静静的池塘神思。                                                                       载《广州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