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散文】四望岗传奇  

2007-04-29 07:53:56|  分类: 家乡神韵—风采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望岗传奇

                                                                         文/湛汝松   图/吴锡波

         四望岗,家乡新塘一个人皆共悉的小山岗;可是,它标不上地图,高不过百米。

     四望岗,我国南方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山岗;可是,它曾名上经典,誉及粤中,榜列京城,名扬四海。历史在这个小山岗上,演绎着一个又一个传奇。

     孩提时代的我,就知道家乡有个四望岗了;但真正接触四望岗,还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开始。那时,我在石下小学教书。从我家到石下村,只有一条从四望岗经过的山路。这条山路,先绕过一片密密的橄榄林,再沿着一条叫“大王坑”的山溪迂迥蜿缓地往上爬,到了四望岗,山路到了顶,路程也刚好一半;接下去的小路就顺着山坡的走势曲曲弯弯地往下延伸了。山路的坡顶有几丛枝叶茂盛的翠竹,来来往往的行人,总喜欢在它的绿荫下歇歇脚。我就是在那里,听了很多很多关于四望岗的传说。

    几百年前,四望岗古木茂密,山花烂漫。登上岗顶,眼前东江若练,缓缓西流;举目四望,更见田园阡陌,河涌纵横。四望岗因此得名。昔日,山里有一座名叫“皆山寺”的寺庙。寺内亭台楼榭,书斋画廊,花园曲径,雅致而清幽;寺外满山青松丹荔,遍野奇花异草,是一个另人向往的游览胜地。

    然而,那时我眼前的四望岗,如果不是山沟那几块昔日寺庙和尚耕种过的田地仍保留着“和尚田”的土名,多少还留下一点历史的印记以外,又有多少人会知道它曾经有过天天游人如织,日日暮鼓晨钟的岁月呢?

     四望岗在时光隧道中行走,家乡人在生活的长廊里奔波。人们可以遗忘四望岗曾是文人雅士聚集的游览胜地;然而人们却不会忘却四望岗曾是历史上著名的荔枝产地;四望岗荔枝曾为新塘、为增城创造过历史的辉煌。

         清初《广东新语》道:粤中“荔枝以增城沙贝所产为最”。沙贝,就是今天的新塘。

         清乾隆年间《增城县志》载:“粤中荔枝以增城沙贝四望岗所产为最”。

     四望岗的荔枝在清代亨誉盛名,来由还得从明代说起:明代嘉靖年间,官至南京礼、吏、兵三部尚书的增城人湛若水结束仕途生活,取道江、浙、闽返回故乡沙贝。当他在福建仙游枫亭品尝荔枝时,发现了一个优良的品种,便怀核而归,让乡人在四望岗里培育。经过一代又一代乡人的精心栽培,四望岗一带很快就成了一望无际的荔枝林;而且沙贝的山岗土岭,基围田埂,处处都是荔枝,出现了“家种荔枝三百树,年年果熟问收成”,“凤卵龙丸多似谷,村村箫鼓庆丰年”〔清/谭莹《岭南荔枝词》〕的兴旺景象。四望岗培植出来的荔枝清甜多汁,高产易种,很快被推广至岭南各地,从而结束了岭南只产早熟酸荔枝的历史。此后人们为了纪念尚书湛若水,就把这种荔枝称作“尚书怀”。“六月增城百品佳,居人只贩尚书怀,玉栏金井殊无价,换尽蛮娘翡翠钗”〔屈大均诗〕。四望岗尚书怀出名了;新塘不但成了远近闻的荔枝产地、荔枝市场,而且作为商品集散地也从此露出了头角。

   “不须夸署尚书衔,怀核归来味共参,此是白沙真种子,甘泉浸得水枝甘。”清代乾隆年间的两广总督阮元的《岭南荔枝词》一出,从此尚书怀不再挂上尚书的头衔,简称为怀枝。于是,怀枝很炔便成了岭南荔枝最普遍的品种。

    四望岗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她不但哺育出荔枝的大众品牌怀枝,而且还哺育出荔枝的稀世珍品挂绿。清代同治《增城县志》记载,增城“邑南八十里甘泉都沙贝四望岗上植荔枝十数,本名挂绿”。一代接一代的乡亲父老,在四望岗的土地上辛勤耕耘,用自已的心血和四望岗的乳汁,终于炼冶出人间的仙果。

    “林中丹荔尽,尚有火山枝。欲问新塘去,频乘挂绿时。”                                                             “有物于此,合英挺淑。岭海之珍,离支之族……与维岗四望,维时三伏,厥根斯繁,厥实斯熟”。

     为四望岗,为新塘大唱赞歌的又何止清初著名诗人屈大均和增城知县管一清呢?嘉庆年间番禺崔弼更说,“挂绿出增城沙贝,荔中第一品也”。从此挂绿身价一跃百倍;增城也成了闻名中外的荔枝之乡。

     上世纪六十年代,从新塘到石下村要走十多里山路。每个星期我都要在那坎坷迂迥,杂草丛生的山路上来回往返一次;每一次往返我都要在四望岗面前停留片刻。那时,四望岗上的荔枝已绝迹,只有疏疏落落的几株松树伴着满野荒草。多少次,我曾贴在它的怀里轻轻地叩问:四望岗,你用你的乳汁哺育出来的荔枝哪里去了?多少回,我曾站在它的胸前大声地呼喊:四望岗,为什么我一点也看不出你往日的辉煌?然而不管我如何叩问,也不管我怎样呼喊,四望岗总是沉默不语。我只能到饱经沧桑的老人中寻找答案。

    清初,家乡有产业的族群都会从宗产中拿出部分钱财,资助族人在四望岗种植荔枝,因此荔枝发展很快。据说我家祖辈在四望岗也有百余棵荔枝,而且还有挂绿。初时,荔熟时节,祖辈们总会邀请一些族亲世叔共尝岭南佳果,分享四望岗荔枝带来的欢乐。后来,四望岗荔枝巳誉满岭南,挂绿成了珍品,达官贵人都把品尝四望岗荔枝和用荔枝馈赠亲友和奉承上司视为荣耀之事。每年荔枝才开花,官府就派役差到荔枝林看花圈树;象征性地付点定金。荔枝一熟,贪官污吏及其猪朋狗友就鱼贯而来。祖辈们不但要向他们进贡优质荔枝,还要宰猪杀鸣宴请他们大吃大喝。年复一天,定金越付越少,圈树越圈越大,来人越来越多。树上的荔枝刮光了,祠堂的积蓄花光了,到后来还要挨家挨户去筹钱。为了免受祸害,先辈们忍痛砍掉挂绿。幸好他们曾在挂绿上驳接过很多新苗,移到各地种植,要不就没有今天的稀世奇珍增城挂绿了。挂绿没有了,可四望岗还有怀枝和其他荔枝,官吏的掠夺依旧不止。最后,祖辈们连其他荔枝也砍伐了。那年代,砍伐荔枝又何止我的祖辈呢?请听听崔弼在《珍帚集》中的控诉吧:“广州荔枝以挂绿为上,增城大墩、沙贝诸村所在多有。开花时,长吏使标志之,岁畏其扰,斧之无遗类矣。”可见,当时果农不堪官吏滋扰而砍伐荔枝的现象十分普遍。嘉庆以后,这种现象更变本加厉,因此四望岗的荔枝越来越少了。到了日寇侵华时,由于煤炭短缺而新塘又靠近铁路,鬼子便以荔枝木代替煤作为火车的燃料,四望岗荔枝更遭到毁灭性的砍伐。谁还能比四望岗更痛楚呢?开始是挂绿被迁走,接着是怀枝遭砍伐,最后所有的荔枝连同根须都被刨光。四望岗怎会料到,当初造福乡梓的荔枝,最终却给乡亲带来祸殃。满身伤痕的四望岗从此进入荒凉空寂的境地,有谁还能看出它曾在荔枝王国里扮演过重要的角色呢?

     在石下村教书的六年间,四望岗山前的小路,我来回往返了近三百次;四望岗的容颜,我认认真真地看了五百多回。终于,我看懂了:眼前的四望岗虽然宛如一个经受过百般摧残后的村妇,静静地盘坐在家乡的土地上;但它的沉默状态,就是对贪官污吏们巧掠豪夺的不断抗议;它的憔悴容颜,就是对日寇侵华罪状的无声控诉。从四望岗面前缓缓而流的东江水,详尽地记录着它的荣和辱;从四望岗头顶呼呼而过的江风,清楚地聆听到它渴望焕发青春的心声。

     月园月缺,冬去春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号召使古老的中国走进一个伟大的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春风使沉寂了数十年的四望岗重新焕发青春。1988年初,适应时代发展需要的增城县新塘工业加工区诞生了。四望岗下的丘陵地带,成了工业加工区开发的第一块土地。我可能与四望岗天生有缘,一开始就调进工业加工区管委会工作。从此,我又可以经常地接触四望岗了。连绵的小山岗被推掉,深深的“大王坑”被填平,留着历史记印的“和尚田”也被埋在地下……我亲眼看着四望岗走出了荒凉与寂寥的尘封,脱胎换骨地进入了另一个美丽的传奇。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吹到四望岗;四望岗山下的新塘人便从香港引进第一间“来料加工”的牛仔服装厂。这就是牛仔服装的种子,它象四百多年前的荔枝种子一样,在四望岗脚下的土地发芽繁衍。一间、两间、三间、十间、百间……,牛仔服装厂越开越多了。从“来料加工”、“来样加工”的制衣小厂到采购、设计、生产、销售分工精细的服装公司;从单一的服装生产工厂发展到纺织、染整、印花、洗漂相互配套的大型服装企业。新塘人经过了二十年的辛勤耕耘,终于使当年“岁产千万斛,远销他方”的著名荔枝产地,成了全国最大的牛仔服装生产基地,成了人们公认的“牛仔之乡”。

    最难忘的是2002年夏天,当一颗增城挂绿荔枝拍卖出55.5万元的消息使国内外媒体为之震惊和躁动的时候,这颗天价荔枝的得主——新塘国际牛仔服装纺织有限公司正在挂绿荔枝的原产地四望岗密锣紧鼓地建设“中国牛仔服装第一城”。当记者问他们为什么要以如此高的价格拍下这颗荔枝时,公司的代表响亮地回答:“我们拍下的并不是一颗单纯意义上的荔枝,而是一个经久不衰的响亮品牌;我们要利用这一效应,把牛仔服装造到象挂绿荔枝一样,永远驰名于天下。”

     四望岗听到了这个响亮的回答,新塘人也听到了这个响亮的回答。千千万万人通过几十家媒体也听到了这个响亮的回答。言果必行,年底,一个全国最大的现代化牛仔服装城在有过辉煌历史的四望岗建成了。中国首届国际牛仔服装节也在这个新的牛仔服装城广场举行。开幕那天,《羊城晚报》用通栏标题《新塘为国际牛仔节狂欢》报道了这一盛况。金碧璀璨的建筑,千姿百态的服装,青春美丽的模特,使四望岗添上从未有过的绚丽的色彩。2003年初,新塘人终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到了“中国牛仔服装名镇”的金牌;“新塘国际牛仔服装城”把夺目的“牛仔”桂冠戴在钟灵毓秀的四望岗上。

     人们说新塘人杰地灵,四望岗充满灵气。在封建社会农耕年代里,家乡人引入一颗荔枝的种子,在四望岗培育推广,使沙贝戴着耀眼的光环,走上荔枝王国的顶峰;在社会主义进入工业化现代化的今天,家乡人又引进一颗牛仔服装的金蛋,在四望岗下孵化繁衍,使新塘成了“中国牛仔服装名镇”。然而“路曼曼其修远兮”,荣获中国牛仔服装名镇殊荣,只是新塘服装产业新里程的开始;新塘牛仔服装城的建成,只是为新塘牛仔服装行业在激烈的市场竟争中提供一个发展的平台。创业容易守业难啊,新塘要在牛仔服装产业之路上永远领先,就必须营造一个良好的产业大环境,变企业的恶性竟争为企业的团结协作,变传统的“薄利多销”为当代的“名牌效应”,变“劳力密集”为“科技密集”,变“万千星星”为“几个太阳”……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当年四望岗使新塘荔枝登上“粤中之最”的舞台,最后却以稀世名果挂绿迁走,大众品牌怀枝消失而谢幕的历史。新塘要把牛仔服装产业造大造强,应该从四望岗荔枝的荣衰历史中,寻找有益的启示。

     古老的四望岗,你见证了新塘从古到今的沧桑;你在荔枝的传奇里,感受过辉煌的荣耀又体会过没落的寂寞。历史是现代最好的明镜。今天,令世人触目的新塘牛仔服装城就在你的怀里,一座座牛仔服装企业就在你的脚下,如果你真的有灵性,就高擎明镜,和乡亲们一道,把这个“牛仔”传奇演绎的更加灿烂辉煌吧!        

                                                               载《增城日报》 入选广东省作协《千家写岭南》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