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散文】古朴宁静瓜岭村  

2007-07-13 21:48:18|  分类: 荔乡巡礼—村庄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古朴宁静瓜岭村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古朴宁静瓜岭村

文/湛汝松  图/伍沛林

 广园东路是国际化大都市广州一条新建成的城市快速道路;在这条繁忙的现代化城市道路的沙埔出口处,有一个古朴宁静,久藏深闺的小村子。这个小村子就是增城市新塘镇瓜岭村。

中秋前夕,我走访了瓜岭村。小村子映掩在绿树碧水中,由几条小巷一面街道组成的村落,几乎都是古色古香的明清建筑。朝东面水的老街,近十间抬梁斗拱的祠堂,好几座砖雕灰塑的书斋,数百幢青砖黛瓦的民居……全都散发着纯朴古雅的韵味。连街通舍的长巷,座座民居紧密相连,斑剥破旧的墙壁和篱草摇曳的屋顶布满着岁月的尘烟。枝繁叶茂的古榕树,香烟缭绕的北帝庙,村前的门楼,村后的柴屋,甚至一块木牌匾,一个青铜镜,一棵乌臼树,全都带着自已的传奇,在时光的隧道里穿行了几百年。高耸挺拔的木棉、笔直苍劲的水松、郁葱凛冽的水翁,这些越来越罕见的古树,仿如永不退役的护村士兵,倔强地固守着故土家园。站在这样的村子里,我觉得自已和村舍都凝固在一个幽谧、宁静、古朴的空间中。

瓜岭村故名瓜洲。宋代以前,这一带都是河滩沙洲。明代成化初年,邻村部分村民在河涌边的湿地搭棚种瓜,后来定居建村而得名。在五百多年的历史里,勤劳的瓜岭村民把荒凉的滩洲湿地变成了一望无际的瓜园,又把瓜园变成了稻田,变成了香蕉林和荔枝林;而拆去瓜棚改建成的村舍,却完整地保留着明清时期南粤水乡的历史风貌。

小小的瓜岭村,是一个内容丰富的露天博物馆。它不但能给今天的人们带来了一种宁静致远的感觉,寻觅到一份返朴归真的野趣,而且能凝聚成一脉爱国思乡的情怀。

瓜岭村是一个著名的侨乡。虽然村里只有六百多人,但旅居海外的华侨却超过两千。这些华侨中,有追随过孙中山革命,曾任增城县县长的黄国民,有当选新西兰新中友好协会秘书长的黄潮喜,有当过美国三藩市侨领的黄雨芝,还有成就卓著的科学家、教育家、企业家……他们满怀爱国爱乡之志,长期支持家乡办学和建设,使小小的瓜岭增添了更加浓厚的人文色彩。

创办于辛亥革命次年的瓜洲小学旧址在村中黄氏四房祖祠,它是增城第一所由海外华侨筹资兴办的小学。今天,学生虽然已全部迁到新建的校舍上课;但走进祠堂,我们还能感受到当年学校接受西方文化的氛围。“我们要有狮子般的体魄;我们要有农工们的身手;我们要有革命家的精神;我们要有科学家的头脑;我们要有艺术家的情感;我们要有哲学家的思想。”面对九十多年前的学校信纲,我对华侨先躯们的敬意不禁油然而生。

在村中,我有幸见到一本保存了近七十年的《瓜洲小学校刊》。校刊除了收录学校的各种史料以外,还记录着林森、孙科、于右任等多位国民党政府党政要员亲笔为学校撰写的题词。一所小小的学校,竟能如此兴师动众,其背后一定会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瓜岭最引人触目的是那幢中欧式的建筑物——宁远楼。它与年深岁久的明清村舍形成强烈的反差,构成一幅奇异独特的乡村美景。

宁远楼独立于村前的小河中,是一座用钢筋水泥构筑的四角碉楼。它楼高四层,上两层的四个角均有枪眼堡和了望台。远远望去,上大下小的碉楼就像一颗插在水中的新型导弹。

走过放下的吊桥,开启铁铸的楼门,我看见一块石碑记镶嵌于首层正中。这块记载着村史渊源、建碉经过和入楼规则的碑铭,立即把一页活生生的南粤侨乡近代史推到我的眼前:

上世纪初,是瓜岭村民到海外谋生的鼎盛时期。年青力壮的侨民把自已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寄回村中,供养家中的父母妻儿;于是,小小的瓜岭成了闻名遐尔的侨村。民国初年,治安甚差,当地盗匪对瓜岭虎视眈眈,村民屡遭绑架和掠劫。为了保护村民,以黄田惠为首的海外侨胞便解囊捐资,于1929年建成了“宁远楼”,以祈让瓜岭村民过上宁静致远的生活。

小小碉楼,结构坚固,设计奇特。铁造的旋梯,从一楼连接到四楼;楼内不但有了望口、机枪口、炮口及炮架移动的轨道,而且有从天台通往各层的传声孔;尤其是护卫河、食水井和厕所的科学布局,更大大强化了碉楼的固守功能。据说,抗日战争时期,瓜岭村民就在宁远楼中,顽强地击退了装备精良的侵略军,谱写了一曲保卫家园的战歌。

几百年社会发展,地覆天翻;二十多年改革开放,日新月异。为什么瓜岭依然是一村古舍,一方静土?是河涌纵横,使小村避开了现代文明的侵蚀?是经济落后,拖慢了小村发展的步伐?我沿着宁远楼的旋梯拾级而上的时候,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到了楼顶,俯首一望,只见一座座新房鳞次栉比地排列在古村的后边,一条水泥路将新房旧舍连贯其中。此刻,我领悟了:瓜岭人早就有了保护古村的意识。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前人留下的一份十分厚重的历史文化遗产。这就是瓜岭村古风仍在,古貌犹存的主要原因。。

宁静古朴的瓜岭村,有传统的明清建筑,有异化的中欧式碉楼,有爱国爱乡的华侨,有较早接受西方文化的学校……;它是一个独特而多元化的人文载体。随着广园东城市快速道路的开通,其耐人寻味的现象一定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但愿瓜岭人能明智地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因为只有这样,瓜岭村的风仪神韵,才能永远蕴含着令人心醉神往的魅力。                                              易名《快速路口有个古村落》载《羊城晚报·晚会》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