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散文】炒米饼情缘(年俗之二)   

2008-01-07 08:34:39|  分类: 故里风情—风俗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炒米饼情缘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炒米饼情缘      

文/湛汝松

我们家乡一带,民间传统节日不少,民间制作的应节食品更是品种繁多。正月元宵煮汤丸,二月祭灶煎薄餐,清明重阳蒸松糕,端午中秋裹粽子;还有春节时的煎堆、糖环、油角、熬饼、年糕、炒米饼……真是五花八门,数不胜数。在所有的传统食品中,无论从制作数量之多,还是食用时间之长,亦或风味之独特,都应数炒米饼了。加上它是民间最隆重的节日春节的传统拜年送礼食品,因此在民间一直享有很高的地位。

然而,随着家乡逐步的城市化,农家制作炒米饼的习俗也逐步地淡化;而我由于有不少亲戚和学生在农村,每年春节前后总会有到我家拜年送炒米饼的人。我有个学生,自从嫁到边远的农村以后,每年都带着炒米饼向我拜年。因此,我年年都可以吃到炒米饼;也因此,我对炒米饼保存着一种连绵不断的情缘。

春节前,她又带着一大袋花生芝麻白糖炒米饼来看望我了。她告诉我,她们家马上要搬到农民公寓,公寓全用石油气炉,以后再没有柴灶大锅炒米打饼了。

听了学生的话,我马上把塑料袋打开,一般熟悉而亲切的香味扑鼻而来。我毫不客气地拿起一个炒米饼,放在嘴里品尝,感觉特别酥香松脆。我知道,农家不再制作炒米饼,是社会的进步,但听到这是最后一次,心里却有一种惘然的失落。于是,有关炒米饼的往事,又从我记忆的深井里浮现出来了。

【散文】炒米饼情缘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名符其实,炒米饼是用炒米制成的。它的主要原料是本地出产的大米与红糖。制作炒米饼,首先把泡过水的大米在大灶锅里炒至金黄透熟,然后用石磨把炒米磨成粉,再把调煮好的糖胶与炒米粉在陶盆里搅拌研匀,装到特制的木饼模上,用小木锤把饼捶实,再把饼从饼模里倒出来,装在铁筛里,用木炭把它烘干,这就是炒米饼了。炒米饼水分很少,不容易变质,把它装在有釉的埕子里,可以储存到次年夏初。春耕时节,人们下田前或中午歇息,在埕子里抓一把炒米饼,喝上一碗水,就是一顿方便的早午餐了。

丰收之年,家家户户打饼不但数量多,质量好,而且款式多样,诸如花生炒米饼、芝麻炒米饼、绿豆炒米饼、榄角炒米饼或者花生芝麻白糖炒米饼……为的是向亲戚朋友传递一个丰收的信息,一份富足的喜悦,一种丰年盛世的浓情。遇上灾年,虽然省吃俭用也得打上少许,但多数都是些铁锤敲也敲不碎的糖水白饼。这就是农村贫困艰难的折射。我总觉得,炒米饼不是一般的食品,而是某种特定环境下农村经济和文化的产物,是一个时期精神与物质的象征。春节期间,炒米饼是农家拜年访友与款待客人的礼品,代表着一种乡村文化风俗;春节过后,炒米饼是农民充饥的方便食物,代表着一种简朴的乡村生活方式。

悠悠岁月,年复一年,炒米饼记录着家乡人的生活,积累着家乡的历史;就连远方的亲朋戚友,当他咀嚼着家乡人送去的炒米饼时,也能品味出家乡人的痛苦与欢乐。

正常的年头,秋收过后,粮食归仓,农活趋闲,家家户户就忙着打饼了。那时节,炒米饼的香味,煮糖的甜味,使得大街小巷的空气都变得香喷喷甜滋滋的;那来自百户千家的打饼声,哒哒嗒嗒地仿如演奏着一曲百鼓齐呜的宏伟击乐,让整个村子都弥漫着欢乐的气氛。这时,最开心的是放寒假的小学生了。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会在妈妈和奶奶炒米的时候,偷偷从鸡窝里捡来几个鸡蛋,放在烫热烫热的炒米堆里把它烫熟;或者舀来一碗金黄喷香的炒米,倒在煮好的糖水中,粘成一盆香甜可口的“糖糍米”。他们把熟鸡蛋或糖糍米拿给自己的小伙伴分享。打饼,是大人小孩都可以参与的工作。小家伙和大人们一起,围在长长的打饼凳周围,受大人们的差使。打饼,最关键的工序是研饼。所谓研饼,就是在一个瓦盆子里,用浑园的木棒把煮好的糖胶和炒米粉以及花生芝麻之类的配料均匀地搅拌在一起成为饼料,并把饼料逐个装在刻有古老图案的木饼模上。这是最讲究功夫的工作,小孩子决不能信任,通常由一个有经验的妇女主持。孩子们的工作是打饼和传递。打饼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或多或少地特别制作一些多放花生芝麻绿豆白糖之类的配料的加料饼,送给自己尊敬的长辈或特别友好的朋友,以表达自己一份特别的感情。这时候,孩子们也决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们会用事先准备好的另类饼模,打制出一些鲤鱼、佛爷、孖  金钱之类的花俏炒米饼,烘干以后,另外用一个铁罐子装起来。这些特别加料的花俏炒米饼,平时不会随便拿出来吃,而是等到大年初一时,才会偷偷地送几个给自己心爱的好朋友吃,或者拿出几个来与别家孩子比一比,看谁的炒米饼样子最好看,味道最香甜松脆。天真无邪的孩子,也会用炒米饼传递自己的感情,表现自己的信心呀。

【散文】炒米饼情缘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炒米饼给人们带来欢乐,也会给家乡人带来悲伤。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炒米饼却在“破四旧”的运动中遭到禁锢。小小的炒米饼,罚名可不轻呢!一是用旧图案传播封建旧文化,二是用炒米饼拜年是旧风俗,三是打饼浪费粮食是最大的犯罪……,总而言之,炒米饼是旧社会流传下来的东西,要彻底粉碎,永不得翻身。革委会宣布:春节期间一律禁止打饼,违者轻则没收原料和工具,重则揪出来游街示众甚至批斗。告示如此严厉,谁还敢打饼呢?不!这只能把住在镇里,而且又胆小怕事的人吓倒。边远一点的农村,大部分都是响当当的贫下中农,谁会听这个。他们饼照样打,年照样拜。村村寨寨一样炒米飘香,一样打饼击乐;就算居住在镇里面的人,很多也变着法子打饼。炒米会飘香,他们就叫农村的人代炒;打饼会传声,他们就用禾草、麻包或破棉胎垫着打。目的就是要有炒米饼吃,要有炒米饼拜年,要使炒米饼的传统能接下去。当然,也有被罚和被抓去游街的人,但那几乎都是“地富反坏”;不过,也有一个例外的人,这个人就是以后年年给我送炒米饼的学生的父亲。他本来也是个贫农,但他却在“革命派”宣布不准打饼时,公开说了句“不准打饼不如不准吃饭”的话,而且依旧打饼,所以才被抓去游街的。当时,我的学生只有十岁,看着家里的炒米饼被没收,看着父亲被拉去游街,我不知道她心里有什么感受,但我可以肯定,这件事一定会给她留下一个铭心的记忆,要不然。为什么炒米饼都逐步被那些时髦的礼品所代替了,她仍然坚持要用炒米给自己尊敬的长辈拜年送礼呢?

社会发展到今天,一个因炒米饼有过痛苦记忆,而对炒米饼情有独钟的人,竟然要向炒米饼道别了。

给我送最后一次炒米饼的学生走了。望着一大袋香喷喷的炒米饼,我悟出了这样一个道理:一种传统的风俗,是不能以少数人的意志或压力所改变的;相反,当这种风俗与社会经济发展不相适应时,它就会逐渐地淡化,甚至会完全消失。当年禁也禁不绝的炒米饼如此;其他的传统风俗也是一样。                 载《广州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