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2009-04-18 07:07:54|  分类: 人物春秋—名人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走近怀德义士祠

 《增城日报》副刊刊载

图/文  湛汝松

 芳菲四月,阳光普照,熏风轻拂。我来到附近被村民称作“花祠堂”的祠堂,欣赏被广州市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义士祠”,缅怀遥远的义士湛怀德。

沧海桑田,当年座落在东江岸边的“义士祠”,今天已隐藏在增城市新塘镇群星村南约石街的民居之中。“义士祠”门面比毗邻的普通民居还要窄。如果不是门前有个古色古香的拜亭,门上挂着金色的匾额,人们很难相信,这就是当年由朝廷敕建的“怀德义士祠”。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青砖石基的“义士祠”是奉祀大儒湛若水的曾祖父,新塘湛氏三世祖怀德的祠堂。它始建于明代中叶,重修于清光绪年间。祠堂由拜亭、头门、中堂和后堂组成。我走进头门,两个拱状小门置于左右,一堵新修的青砖屏墙给人以神秘如烟之感;跨过屏墙,经过天井和中堂,来到后堂中央义士怀德的塑像前边,更觉庄严肃穆之气弥漫四周。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小小的义士祠,占地只有300多平方米,却处处带有古典的气质。祠堂门面不大,但门前却有个歇山顶,博古纹脊塑的五架梁拜堂,彰显着祠堂主人的贤达显贵之身份。祠堂头门宽4.56米,但中堂与后堂却面宽10.14米;前后面宽相差过半的布局,玄藏着设计者“后裔更宽”的独运匠心。天井院墙之顶和瓦面脊梁的的灰塑浮雕,花鸟虫鱼,飞禽走兽的造型流露着峥嵘和高古之风仪;还有檐上精缕的木雕,墙头古朴的壁画,处处都呈现出岁月留下的韵致。尤其令我惊叹的是整座建筑物的柱头、脊檩、额枋、斗拱甚至桁木,都有七彩斑斓的漆绘,让满堂散发着民间艺术的异彩。时至今日,彩绘虽然有点黯然失色,但岁月的尘烟却掩盖不住昔日的姿色。难怪当地村民一直把这座五彩纷呈,极富民间艺术特色的义士祠称作“花祠堂”了。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祠堂内外,触目尽是牌匾和对联。我欣赏门口湛若水手书“义士祠”的风骨,领略堂前“义正千秋”和“护国忠勋”牌匾之凝重;品读柱头上用“祖武建勛猷朝野至今称义士,孙谋崇理学乡邦犹昔仰名贤”,“ 百代勋庸民保障,历朝纪典礼尊崇”等对联思古怀德之深情;最后驻足在堂前一块重修的石碑上凝神。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站在石碑前,石碑底座与碑石组合异常不协调的现象使我心情有点沉重。我为当年汉白玉造的碑石在“激情年代”被打碎而婉惜。然而,石碑可以打碎,怀德之德却永存。几年前,人们又把一块大理石造的碑石重置于旧底座之上。新碑石上的碑文由两部分组成。前文是明代嘉靖26年巡按广东御史洪垣撰写的《明护国保境义士湛公祠记》,后文是近人重修的记录。石碑旁边,有一块旧碑石遗留的汉白玉残片。我抚摸着这块遥远年代的留下的残片,就好像抚摸着历史的脉络。沿着这条脉胳,我仿佛看见一位德高望重的义士,从600多年前的时光甬道缓缓而来。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元末,群雄割据,社会动荡,盗匪猖獗。以渔耕为主的沙贝村(今新塘城区),南临东江,当地的渔船、农艇和过往的货船,经常受到游走于江中的盗匪抢掠;北背南香山,不时被盘踞在山中的盗贼打家劫舍。秉性刚毅的湛怀德,眼见盗匪横行,乡里遭殃,便纠集村中一班身壮力健又有义气的村民,练兵习武,共保村乡。可是当时沙贝人丁稀少,势单力弱;他便与东江沿岸的麦、谢、莫、罗等姓氏的村民结为联盟,组成一支以他为盟主的民间护卫队,保障沿岸百姓生活的安宁,怀德因此而受到村民的拥护;尤其是他带领乡兵保护南香山,把长期盘踞在油麻山的盗贼杀得片甲不留,令盗匪个个闻之丧胆。怀德的义勇更家喻户晓。

【散文】走近怀德义士祠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明初,朝廷为了稳定地方社会秩序,让怀德统领当时甘泉、清湖、绥宁三都(今新塘范围)的乡兵,维护地方治安。洪武十四年(1381),东莞中堂苏友兴造反,波及四周。沙贝也有村民盲目随从。南雄侯赵庸奉命率领官兵讨伐,在东江水面作战。由于官兵不善水性,屡屡失利。怀德便率领乡兵支援,奋战江面,营救了被围困的官兵,平息了一场叛乱。事后,朝廷因怀德立下大功要封其为官,但怀德却婉言谢绝,要与村民一起守望故土。因此更受村民爱戴。怀德逝世后,朝廷旌表其为“护国保境义士”, 拔款敕建“义士祠”,并御派当时巡按广东的御史洪垣督办建祠事务。

我一字一句地细读碑石上洪垣撰写的碑文,怀德重义的品德若然碑上:组织民间护卫队,剿贼防盗,保卫乡村百姓安宁的生活,是义;支援官兵,血战东江,平息叛乱,维护社会稳定,也是义。好一个“护国保境义士”,我早已敬意怀心。然而,最令我感动的却是怀德刚直大义背后那一个个流传于乡间,充满善心柔情的感人故事。

     元末明初,社会动荡,朝廷均以重典治乱。按当时的法例,造反者要受处死的刑罚。平息苏有兴叛乱后,地方衙门便大肆搜捕参与叛乱者,并处以死刑。怀德不忍协从的村民被处死,便自己冒死与沙贝村乡绅陈仲光一起出面保释。由于怀德有功,保释获准,很多参与叛乱的村民免遭杀害。同样,法例对盗窃财物者也要以死抵罪。有一次,官差押送一个偷窃塘鱼的犯人到村向其父母辞别,准备伏法。怀德闻之,觉得窃物只是小罪,为鱼杀人,实在于心不忍!行刑当日,他赶赴县衙对执行官说:“这个犯人是我的村民,我要把他带回沙贝当众处罚,以惩戒他人。”怀德把偷鱼人带回村后,对他认真教育一番后,为他松绑,带他回家。窃鱼人感激流涕,后来不但改过自新,还成了出色的乡兵。

只是一介乡间草民的怀德,充其量只相当今日的治安队长。他不但出于道义,护国保境,让乡民安居乐业;而且出于道义,敢于以情以理挑战苛刻的法典,珍惜百姓生命,其大义实在难能可贵。朝廷记住义士的功勋,民间敬仰怀德的品质。爱乌及屋,难怪义士祠至今还保存的非常完整。我为新塘有一座充满艺术异彩的建筑而高兴,为家乡有一个护国保境,充满人性善心的义士而骄傲。

走出义士祠,一阵劲风把大街上一幅宣传标语吹得哗啦作响。我定睛一看,“和谐稳定,关注民生”八个大字映入眼帘。此刻,我仿佛看见遥远的怀德已在我们身边。

  评论这张
 
阅读(554)|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