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游记】走过会同村  

2009-07-21 17:44:06|  分类: 天下拾珍—旅行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记】走过会同村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走过会同村

 《增城日报》挂绿副刊选载

                                                                                       湛汝松 

       

        珠海市凤凰山北簏,有一个古朴宁静的会同村。2009年夏天,我应珠海市作协诗歌学会的邀请到珠海采风,与文友一起在村庄里寻梦。

汽车从珠海城区出发,一会儿便到达金鼎镇。我们走过全国第一条民营马路后,一个古色古香,上面写着“珠海会同”四个大字的门楼就展现在眼前。过了门楼,经过一条樟树夹拱的林荫大道,我们便进入了会同村。

【游记】走过会同村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间花岗岩作柱基的祠堂和一座雕楼。它们在大街上一字排开,黙黙地向我们陈述着会同村的历史和昔日的辉煌:

清代末年,南海边上偏僻的凤凰山簏,来了鲍、谭、莫三个姓的人,他们要在那里共同开建一个新的村庄,“会同村”因此得名。开村以后,他们耕山僻地共同种田植果,相互提携出外经商,建门墙筑雕楼共同抵御外来侵犯势力,全村人过着和睦的生活。其中莫姓的莫仕扬做生意发了财,当上了香港太古洋行总买办,一家三代在太古洋行任职长达60多年。后来莫氏衣锦还乡,把当时西方先进的规划理念也带回家乡,会同村的面貌也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们在村内行走,犹如穿行在积满厚厚的岁月尘烟的历史甬道中。一排排充满岭南建筑韵味的青砖黛瓦民居,古朴而雅致;一条条铺着石板的老街,幽深而宁静。巷子里有一座老屋,雕花缕鸟的飞檐,嵌图镶画的窗檽,高大斑驳的大门上吊着一双厚重的铜环。我端起相机,正想为老屋留下一个倩影,一个穿紫裙子的女孩把大门打开了。征得她同意,我走进了这座梦一般的小屋。铺垫着花岗石板的天井,雕刻着龙凤麒麟的屋檐,灰塑着山水花鸟的青砖墙顶,还有摆在厅堂上的红木桌椅,挂在墙屏上的老人照片……触目一切都给我一种岁月厚重的感觉。怱然汪汪几声,我才发现紫裙子女孩在天井里正逗玩着一对嬉戏着的小狗。幽清的老屋顿时充满闲逸的生机。

这样的靑砖黛瓦老屋,在会同村彼彼皆是。虽然,它们经过岁月的洗礼,不少已窗户破损,瓦面上篱草萋萋,极显残破冷落;但正是这残破,包裹着一个个深藏于岁月中的故事,才使会同村弥漫着一派悠远之气息。

【游记】走过会同村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会同村有一座黄色的园林式建筑——栖霞仙馆。仙馆门前有两只洋石狮子,长年累月地守护着早已残破的建筑,也守护着一个让人铭心镂骨的情爱故事。

传说,上世纪20年代,莫仕扬的孙子莫咏虞患了重病,终日卧床不起,虽然四处寻求良医,但病情总不见好转。后来,莫家请了一位名叫阿霞的婢女服侍。莫咏虞在年轻貌美的阿霞照料下竟意病去情生,想纳阿霞为妾;谁料阿霞芳心不动,藉口终身不嫁,吃斋念佛为由而使莫咏虞的“鸳鸯梦”化为泡影。而莫咏虞没有强迫阿霞,没有因情生恨,反而为其建起斋堂,让阿霞皈依佛门,和其他未婚婢女一起在栖霞仙馆敲钟念佛,过着超尘脱俗的生活。为了让阿霞更好地享受生活,莫咏虞还买来发电机,给栖霞仙馆装上电灯,并经常从香港请人来放电影,为阿霞解闷,使得会同村成为香山县最早用上电和看上电影的村落。可是,后来阿霞却爱上了在栖霞仙馆里当电工的阿荣。修了两年禅心佛性的阿霞,终于在一个云寒雨冷,寂寥夜半景色凄清的晚上,与阿荣一起,悄悄地离开禅院,开辟自己新的前程。

珠海文友林葵花动情地讲述了这个爱情故事后,我们走进这座中西合璧的近代禅院。院内亭台楼阁,曲径通幽。在蔬林掩映的花园里,目睹莫咏虞为心爱的女子栽下荔枝树,触摸莫咏虞为阿霞筑起的啖荔亭,我情不自禁地为这个坚持“积善之家必有馀”信念而不记爱恨情仇的好男发出深沉的嗟叹!

今天,当年的爱恨情仇都已在岁月中烟消云散,眼前的会同村处处充满诗意,周围弥漫着祥和友善的韵味。当我走进设在村中祠堂的“会同村史馆”时,更领略到它文化传承的凝重。鲍、谭、莫三姓情如兄弟并与陆续迁来的黄、张、容、佘等姓人和谐相处,结成团结的整体;园林式的村落、有规划的民居,加上祠堂、雕楼,融汇了中西的建筑艺术,使合同村熠熠生辉;古樟、古榕、槟榔、木棉加上小河弯弯,水塘盈盈,人与自然的高度和谐,教小村庄仿如不见尘纤的“桃园世界”。这一切,都彰显着会同村“和谐与包宽”的纯朴民风。

【游记】走过会同村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游记】走过会同村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离开村庄的时候,我们在几株枝繁叶密的古樟婆娑间看见一道断壁残垣,墙中有一个花岗石砌的门口,门楣上嵌着“北環紫極”四个苍劲有力的魏体大字。这与街中另一头一道书写着“南控沧溟”四个大字的断壁残垣相对应,组成了昔日会同村的南北两个闸门。我想,这就是会同村历史的里程碑。而这历史的里程碑,总是祼露在旷野,无遮无挡,任由岁月风雨的荡滌修理,由新而旧,由旧而残,最终会由残而坍塌直至夷为平地。今天,我们能见到它们的存在,感受到它的天荒地老,就是一种文化的熏陶,一种生命的积累,一种人生的荣幸。因此,我们既然走过会同村,就有责任把它记下来,为凤凰山簏下的古老村村留下一段历史的记忆。

【游记】走过会同村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游记】走过会同村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评论这张
 
阅读(667)|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