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旧作】童年七月七  

2010-08-16 06:55:18|  分类: 故里风情—风俗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作】童年七月七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童年七月七

湛汝松 

今天是农历七月初七乞巧节,我把十一年前写的散文《童年七月七》,置顶于博上。

《童年七月七》是我于1999年乞巧节期间创作,在《广州日报·珠江副刊》发表的一篇散文。那时,人们对民间节日还持怀疑态度,七月七乞巧节也只有在极个别地方复兴,媒体对这一民间节日的报道也十分谨慎。我写这篇文章只是出于对良好生态的怀念,以敲响人类对水资源保护的警钟。

今天,随着国家对民间节日的重视,乞巧节在民间也逐步恢复,广州珠村、东莞望牛墩等地还搞得有声有色。昨天,读了《广州日报》有关乞巧节的报道,感慨良多,故将《童年七月七》重新奉上,与网友分享。(题图选自网络)

 

很多年了,七月初七“乞巧节”都是在不知不觉中过去的。

今年农历七月初七,我应家居东江岸边老屋的弟弟之约,带着孩子到东江游早泳,回到了我童年居住过的地方。面对浩瀚东江,童年七月七的情景蓦然清晰地凸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孩提时代是在东江岸边度过的。我家前边就是东江。离我家门口西边不过二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花岗岩砌成的河埠头。河埠头很宽,宽得可以容纳十个女人同时蹲下洗衣服。我那狗趴式的游泳姿势,就是和小伙伴们用手扶着河埠头的石阶学来的。离我家东边不过二十米远,有一条小河涌。我不知小河涌的源头在哪里,但我却知道远远近近大大小小的山岭,有很多山水,都通过无数小溪,流入这小河涌,然后注入东江。小河涌两岸,长着婆娑翠竹,挺拔水松,间或也有荔枝、葡桃、番石榴和香蕉之类的水果。河滩里长有胶笋、菱角和野生芋头。河岸绿草如茵,一年四季点缀着各种各样的野花,白色的水仙、红色的吊钟、蓝色的牵牛、黄色的野菊,还有许许多多的如灯笼、像爆竹、若星星、似喇叭等等说也说不出名字的花儿。

【旧作】童年七月七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我们这一带“乞巧节”叫“七姐诞”。我所经历的“七姐诞”都不会很隆重,但却十分淡雅温馨。

    “七姐诞”前夕,也就是七月初六这一天,村子里家家户户或多或少都要准备一些拜七姐用的贡品。我有三个姐姐,每到这天,她们都分工合作。通常是大姐负责用彩纸剪图案,折星星、小船、仙鹤之类的小玩儿。二姐负责到街市上买龙眼、洋桃、银稔、菱角、富贵子、白榄和花生等七种水果,还买来供“七姐”化妆的“七姐粉”;并用染料把灯心草、白芝麻、白米染成红色。三姐的任务是采集七种鲜花。

    晚饭后,是最紧张的时刻。我们把阳台扫洗的干干净净,接着在阳台中间摆上一张小方桌,桌子上铺上一张绣花台布,然后把预先准备好的七种鲜花、七种水果以及其他贡品,分别用垫着剪有图案彩纸的碟子装好,摆在桌子上;每个碟子还很有心思地放上一些用纸折成的星星、小船、仙鹤之类的小玩儿。老人们都说,七月七子时一过,天上的七姐就会到人间的河里沐浴。沐浴前,她们会到一家干净整齐人家的门口或阳台里歇脚,收集人间的鲜花、水果及充满灵气的精巧工艺品。七姐到了谁家,谁家就会富贵平安。

夜深了。七月七快来了。大人们开始供上香烛,祈求天上七姐下凡,祈求一家富贵平安。我在阳台上铺上一张凉席,朝天仰卧,在缕缕青烟伴着阵阵花香的气氛中静静地聆听母亲给我们讲牛朗织女或七姐下凡的故事。听着,听着,朦胧中我看见天上飘下几朵白云,白云上驾着七个仙女。七姐,七姐下凡了。她们身穿五彩薄绸,腰系飘逸彩带,真的来到我家阳台上。我不敢声张,看着她们把鲜花戴在头上,把纸折的小工艺品放在怀中。她们时而轻歌,时而漫舞,歌声是那么悠扬,舞姿是那么轻盈。突然,一位浑身上下银白一片的姑娘俯下身子,拉着我的手说:圣水来了,快去洗澡吧!

【旧作】童年七月七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我睁大眼睛,七姐已无影无踪。只见我的三姐俯在我跟前,拉着我的手说:“天快亮了,快起来洗个七姐水澡吧。洗了七月七的圣水,身上一辈子不会长疮呢!”

我爬起来,从阳台往下望,只是河埠头里人头涌涌,挑“七姐水”的妇女把大街小巷弄得湿漉漉的。人们都说七月七天亮前的水是仙水,藏着不会生虫。家家户户都用来浸臭米。臭米煮粥,真的清火散毒呢!

花开花落,月圆月缺,东江河水依旧长流不息。人们拜七姐的风俗虽然渐渐淡化,但洗“七姐水”澡的习俗却一直延续至今。然而我家旁边的小河涌已经受到工业废水的严重污染,水变黑了,河岸也变黑了,我再也不能在河岸采摘到那五彩斑斓的野花;甚至东江水也受到了影响。宽阔的河埠头不见了,天未亮就在河埠头挑“七姐水”的人流不见了,在河滩里洗澡嬉戏的热闹景象也迁到离村子较远的上游沙滩里去了。

这一夜,我做了个梦。梦中,七仙女要我和她们一起到另一个星球去寻找清水绿树与红花。她们叫我闭上眼睛,要我拉着她们的手。一下子,我觉得自己随她们飘上了天空。天上风很大。我手一松,便一下子掉了下来。我睁眼一看,还好,我只是掉到自己的小床上。

                                                                   原载1999.10.10《广州报日·珠江》.收入《荔乡拾贝》

喜读《童年七月七》

卢笙

银河七姐故事闻,乞巧人间学艺心。

牛女年逢今夕会,仙翁请改鹊桥文。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