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游记】石屋,一个故事与一个村庄  

2010-08-19 11:00:43|  分类: 荔乡巡礼—村庄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记】石屋,一个故事与一个村庄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石屋,一个故事与一个村庄

  《增城日报/副刊》9.7刊载

 湛汝松  

 

去年春天,我从媒体获悉中新镇福和的岗浦是广州市唯一保存下来的客家围屋后,曾约上朋友,到岗浦采风,并写下了散文《岗浦之春》。(题图:石屋村 温敏崇摄)

庚寅盛夏,我与文友一起到派潭采风。派潭镇文化站的负责人向我推荐,石屋村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客家围屋。

又一个客家围屋!一种喜出望外的心情蓦然在心中萌动。于是,在镇文化站新老站长的引领下,乘载着我们的小车便立刻往石屋村开去。

汽车穿过一条紫薇花夹道的水泥路,在一条新铺的花岗岩石板街上停下来。石屋村到了。隔远眺望,村庄优美的自然环境和山村水塘的布局就深深把我吸引了。

眼前是一幅典型的山村风景画。小小的石屋村座西向东,一座翠绿色浑圆的小山岗下,有一排人字封火山墙,灰塑龙船屋脊的清代建筑原风原貌地保存下来。小村以一间大祠堂为中轴,两边是对称的青砖大屋。村前村后,两个门楼如哨兵,忠实地为村庄把守;一座高高四方雕楼,了望着小村的四面八方,显赫着历史的辉煌。村庄前面,有一个长方形的禾塘。禾堂下边,是一个半月形的水塘。水塘碧水如镜,把整个村子和村后的山岗全部倒影其中。向导老张告诉我,石屋村前水后山,按民间传统的风水理念,山主人丁水主财,正好是阴阳相配,天人合一的格局,是一块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

凝望中,一阵山风吹来,池面波光滟潋,水面的风景变得如梦如幻。此刻,一个感人的民间故事,轻轻拨动了我的心弦:

几百年前,石屋村有个在城里做小生意的石姓人。一个冬日,他在店铺正准备吃饭,门口来了个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讨饭老人。石姓人见天寒地冻,赶紧把老人接到店里。老人是从乡下进城找儿子的,但一个多月却不见儿子的踪影。老人说自己身上带着一尊铜佛像,本以为可以卖几个钱充当路费,可由于佛像无头,却一直找不到买主,所以只能行乞于街头。石姓人听后,首先答应把老人的无头佛像买下来,接着便让他吃饭暖身。老人饱餐以后,收过石姓人十贯钱,把无头佛像留下,说了声“好人会有好报”, 就告辞而去了。谁料,当石姓人把这尊佛像卖出去时,买者竟说是一尊金佛像。石姓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心一意帮助别人,竟意外发了财。从此,他不但用这笔钱扩大了自己的生意,而且还积下个“乐善人家”的美名。

    石姓人的生意越做越大,财富积累也越来越多。前一辈石姓人走了,后一辈石姓人上来,乐善的优良传统却薪火相承。一日,石火星到佛山,看见很多商人为重修佛山祖庙捐资。他二话不说,走到签提榜上,大笔一挥,写上“增城派潭石火星,提捐钱十万千”。一时间,石火星捐资之事传遍禅城。两广总督为石火星题上“功丛秩耀” 的功劳匾;当朝皇帝给石火星赐上五品朝议大夫头衔。从此,石火星成了村民的偶像。为了既谢皇恩又谢乡亲,石火星便在村中修建了祠堂,改造了村场。石火星实实在在为乡亲办了好事,一个新的石屋就这样形成,并逐渐成为增城的望族名村,

故事还没退去,石屋村已在眼前。但它怎么不像我见过的客家围屋呢?走过村前门楼,我们来到中轴线上的祠堂门口,一股“石”的气息扑面而来:前檐两根方形的花岗岩石柱,出自石柱左右的花岗岩横梁,横梁上花岗岩的石雕狮子,还有建筑物的花岗石墙群,铺地的花岗岩石板,大门口的花崗石门夹和花岗岩门枕石……处处凸现清代广府人善用花岗石的建筑风格。我们从中轴正门走进祠堂,只见穿斗式梁架结构下的厅堂装饰品位极高。墙头有色彩鲜明的壁画,走廊有文人骚客的诗文,檐下的灰塑玲珑浮凸,门扉的间断细刻精雕,一切都彰显着雍容华贵而又矜持淡雅的大家风范。祠堂虽然抹上厚厚的岁月尘烟,但也遮挡不住当年超凡脱俗的光彩。

我环目四顾,就是看不到客家围龙的特色。然而,当我们走出祠堂,穿梭于横街小巷时,客家围屋的特色便清晰了。

原来,石屋村远不止我们在村前所见到的祠堂,也不止两边的青砖石脚大屋,石屋村还有40多间泥砖土舍,只不过土舍组成围龙不是呈圆状或半圆状朝着正厅,而是左右后三边呈“凹”字形环绕着祠堂,构成了“三幢二横一围屋”的布局,在传统的客家围龙格局中有所创新。然而,也正是这些围龙土舍,使我们顿生遗憾。当我们沿着迷宫式的窄道石板街往土屋围龙走去时,只见这些最能代表围龙风格的泥屋却满目疮痍,有的门窗没了,有的瓦面塌了,有的泥墙倒了,直到最后只剩下一段长长的断壁残墙。荒地长满绿草,残垣爬满青藤。不过,当我面村萧瑟与苍凉的景象感到压抑时,马上又有了安慰。因为一路走来,青砖大屋依旧,只是时光的抚摸让它添上皱纹;花岗岩石板街依旧,只是风雨的洗擦让它变得光滑;那些土房虽然残了、塌了,这是岁月留下的痕迹。正是由于这些自然的变化,人们才能读出石屋村自然演进过程中的本来面貌,才能感受出石屋村历史的凝重。

其实,代表客家围屋风格的不止是那长长的围龙土屋,完善的防御功能也是客家围屋的显著特征。

从外表看,石屋是一个开放式的村庄,但全村却有三道防线,一是村前有水塘防御,进村只有两个门搂;二是祠堂大门和两边的小门,三扇趟拢木门非常坚固:最后就是那屹立在村侧的雕楼,日日夜夜守望着这个古老的家园。

石屋村碉楼,是一座坚固厚实的6层建筑,是石屋人引以为荣的镇村之宝。那天,由于大门紧锁,我未能沿梯逐层而上,感受它的气度。可是,我从它岿然屹立的势态,从每层锐眼般的枪孔,就可以体会到它固若金汤的气质。据说,碉楼内可容下全村男女老少,可储备七天的粮食和饮水。1940年秋,我抗日小分队几个队员因弹药用尽而被日军困在碉楼里,日军曾采用柴火烧,铁锤砸、钢钎撬等手段,企图攻陷雕楼,可是由于雕楼非常坚固,日军小分队始終无法成功。天黑了,村民上后山摇动树木,日军以为当地的游击队趁夜袭击,便狼狈撤离。听过这个抗日小故事,我对石屋碉楼和石屋村不禁肃然起敬。

石屋半日,我虽然无法考究石屋村故事与历史的关系,也无法知道当年石火星兴建的祠堂是否就是眼前的这间间堂。不过,我却聆听到石屋村一个积德乐善的故事,领悟到石屋村与众不同的特色。这特色就是它既有传统客家围屋的功能,又吸取了广府建筑的风格。这种由封闭变成开放式的围龙屋,正是200多年前石屋人对客家围屋的改革与创新;而且这种大胆创新的理念连同那积德乐善的传统一直在石屋村传承。

一个古村和一个故事,是石屋人给我们留下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天,派潭镇的旅游产业正蒸蒸日上,石屋村的风仪神韵也重新被人认识。怎样才能使当年独树一帜的石屋客家围龙在新时代中放射出崭新的异彩,更好地造福于民呢?我相信,有着积德乐善传统与大胆创新理念的石屋人,一定会找到一个独树一帜的好答案。(8.22修改)

【游记】石屋,一个故事与一个村庄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汽车在一条新铺的花岗岩石板街上停下来

【游记】石屋,一个故事与一个村庄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听了抗日小故事,我对石屋碉楼不禁肃然起敬

【游记】石屋,一个故事与一个村庄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石屋村积满厚厚的岁月尘烟,却遮挡不住当年的光彩

【游记】石屋,一个故事与一个村庄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祠堂大门和两边小门的趟拢门彰显当年大家风范

【游记】石屋,一个故事与一个村庄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青砖大屋依旧,只是时光的抚摸让它添上皱纹

【游记】石屋,一个故事与一个村庄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人们从断壁残墙读出石屋村自然演进过程中的本来面貌

喜读《石屋》

卢笙

石屋谐和古里围,栏仓治保水源齐。

精工石艺碉楼固,史迹千秋尚余辉。

 

题石屋

老李

石屋山幽水又清,龙园独帜显峥嵘。

创新乐善村魂厚,百代千秋享太平。

  评论这张
 
阅读(578)|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