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散文】老屋的童话  

2010-08-08 09:43:45|  分类: 故里风情—风俗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老屋的童话 - 湛汝松 - 新塘拾贝

 老屋的童话

载8.16《增城日报/副刊》

湛汝松 

真想不到,我记忆中的老屋,会在当地画家陈荫明的国画《老屋的记忆》里如此传神地呈现在眼前:(题图:《老屋的记忆》陈荫明画)

这就是童年的老屋,一座建筑在村子最东边的民居。老屋不大,可三面环水。前边是浩瀚的东江,后边是碧绿的鱼塘,左边是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涌。河涌两岸,翠竹婆娑,水松挺拔;河堤两边,开放着五颜六色,形态万千的野花。一座木桥,连接河涌两岸,过了木桥,近处有一个荔枝基,过了荔枝基,就是一望无际的稻田。

我家主屋是没有厨房的,厨房设在隔街对面的小木屋中。人们都说,我家不但三面环水,而且是个枕水人家。因此,我的童年世界里有很多与水有关的童话故事。

夏天,我家的小木屋就是我和小伙伴避暑的凉棚。潮涨了,我们每人拿一根钓鱼杆,迎着江风在木屋的水台上钓鱼。鱼老是不上钩,我们就衣服一脱,光身露腚“朴通”一声跳到水里,狗仔般地爬游玩乐。不过,最过癮的是在河埗头诱鱼。我们找来一个筛子,弄点蚯蚓鱼肠之类的东西作饵。把筛子放在河埗头水中,然后晃动鱼饵,那种叫南刀的小鱼便寻食鱼贯而来。这时,把筛子从水中一下提起,蹦蹦跳跳的南刀仔总会有十条八条留在筛里。我们也乐得蹦蹦跳跳地把小鱼倒到木盆中。鱼捉够了,水玩够了。伙伴们就把筛子木盆放到我家的小木屋里,然后穿好衣服,分好战果,蹦蹦跳跳地回到各自家中。

我家在村边。小伙伴们就把我家小木屋当成野外活动的中转站。家乡有一种捕鱼方式叫“塞涌”, 塞涌不是把河涌堵塞住,而是把鱼封塞在河涌中。涨潮时,鱼会随着潮水游到河涌里。潮涨到顶时,用渔网把涌口封住,鱼就被封在涌里。退潮后,鱼就留在涌滩或浅水中。“塞涌”的人就可以尽情捕获。一次,小伙伴阿有从父亲那里得到了一张鱼网,大家就在我家小木屋里策划了一次“塞涌”活动。白天,我们四处勘察,找到一截方便抓鱼的小涌。当晚,五个小伙伴就睡在小木屋里。半夜里,潮上顶了,我们便爬起来,趁着月色把渔网封在小涌口里。天亮了,潮退了,很多很多的鱼都在浅水里游。我们可高兴极了,简直如在战场上俘虏了一群敌人。鲫鱼、鲤鱼、鲇鱼、鲩鱼、白鳝、塘虱……,我们不地往箩筐里扔。消息很快被清早上田的叔伯传出去了。小小河涌一下子来了很多人,捉鱼的、玩水的、打泥仗的,密密匝匝,热热闹闹。以前,都是我们分享别人的战果;今天,我们有战果给大家分享,个个都笑得有牙无眼。忽然,一个小妹妹为抓一条白鳝,摔倒在淤泥滩中,我赶紧走上前去,把她扶起来。当小妹妹抬起头道谢时,我忽然觉得自己已长大了很多很多。

与水有关的童年故事,“蛋家艇”给我留下很深的记忆。所谓“蛋家”,就是以打鱼为生的水上居民。那时候,“蛋民”在岸上没有房子,渔艇既是他们的打鱼工具,又是他们一家人起居饮食的场所。我家老屋前的涌口岸边,是蛋家渔艇聚集的地方。渔民打鱼回来,就把渔艇栓在我家门前的岸边。涨潮时,渔艇往往与我家枕水的小木屋连在一起。我就会在木屋的阳台里好奇地窥视他们在艇中的生活。一天,我看见一个小孩子给艇旁笼子里的小鸡喂饭,一不小心却掉到水中。当我受惊大声呼叫救人时,孩子却浮出了水面。这时,从艇仓里走出一个年纪被我稍大的孩子,他把绳子一拉,系着葫芦的小孩子就来到艇边,在他哥的帮助下很快就爬上艇仓。原来,船艇细小,父母怕幼小的孩子一不小心掉到河里,都在他们身上系上个等于救生圈一样的水松木葫芦,并用长长的绳索拴在艇上。“蛋家仔,背葫芦,掉到水里澎澎浮”。这就是蛋家孩子生活的形象写照。

这次相遇以后,我经常在木屋的阳台里和艇里的孩子对话,年纪比我稍大的孩子叫阿有。后来还成了我的好伙伴。我经常把阿有带到家中的小木屋中玩乐。当然,阿有也会把我带到他们的艇中。有一次,我们还跟着他爸到河上“黏鱼”。 只见他爸先把长长的鱼网放下水中,然后让阿有用木棍敲打艇仓的木板,呯呯嘭嘭……呯呯嘭嘭……听说水下的游鱼听到响声就会受惊乱窜,撞到鱼网就被黏住了。收网时,看见一条条白花花的鱼黏在网上,我也帮忙把鱼摘下来,分享他们的欢乐。一来二往,我们家的大人也成了朋友。我们会经常把一些种在屋旁屋后的蔬菜瓜果,自家饲养的家禽蛋品之类的食物送到艇里;他们也会把一些鱼虾蟹贝之类的水产送到我们家中。

过年时分,是我们最开心的日子。岸上,家家户户炸糖环打炒米饼。我家把最好的糖环炒米饼作为拜年礼品送到阿友艇里。水上,船船艇艇蒸年糕。他们把一盆盆甜的九层糕,咸的萝卜糕送到岸上,让我们也分享蛋家过年的乐趣。不久,我家木屋的小房竞成了阿友存放一些诸如磨粉的石磨、夏天的棉被之类一时用不上之物件的仓库;而他们的捕获的应时水产,诸如春天的边鱼秋天的鲤,夏天三黎鱼和清明的马鲚鱼,也就经常成为我们餐中的美食。后来,艇上居民虽然全都搬上岸,入住渔民新村,但春节过年给我们送年糕的习俗却一直延续着。

几十年过去了,我家的小木屋被大风吹倒了,当年的河岸已多了一排参差不齐的楼房。屋后的鱼塘被填平了,宽阔的广场成了村民文体活动中心。只有东边的河涌水仍在静静地流淌,不过河涌两岸的绿树繁花已不见半点痕迹,代替的一边是鳞次栉比的民居,一边是整整齐齐的厂房。水的风景远去了,水的乐趣消失了,童年的友谊也淡化了。童年的老屋,完全成了记忆中的童年世界。

去年底,河涌那边已被一家名气很大的房地产商拍下。眼下,钻探机、运泥车、推土机已在这块土地上忙过不停;两三年以后,一个现代化的新城就要在江边崛起。看着如火如荼的建设场面,童年时代在老屋生活的情景蓦地在记忆中浮现。于是我请来画家朋友陈荫明,把我对老屋的记忆描在画上,冠名《老屋的记忆》,挂于墙上,让我和我的后辈,一代又一代都可以看到我的童话世界。

 喜看《老屋童话》感诗

卢笙

老屋童话忆少年,甘涌蚬艇木桥边。

孩童戏捉鱼虾地,彩贝丹青现眼前。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