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石巷里的故事  

2013-04-01 16:45:16|  分类: 故里风情—风俗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巷里的故事 - 湛汝松 -  

 湛汝松 

 《增城日报/副刊》4.4

增城市新塘镇群星村口岸码头附近有条天然的石巷。石巷虽少,却以“古海遗踪”的美誉被选入增城八景。今天,石巷已成为游人如鲫的休闲景区,但又有多少人能知晓它的前世今生,了解那里发生的故事呢?

不久前,带着“石巷旅游景区规划研讨会”的课题,我再次来到石巷,认真品读并思索发生在那里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一、 自然的故事——海蚀洞

石巷里的故事 - 湛汝松 -  

一条大约20米长,2.5高的石巷,两边圆筒形的石壁,凹凸不平中呈现古朴的褐色,顶部石缝开裂,阳光从“一线天”射进洞里,让从裂缝如缕若丝向下伸延的藤生植物散发出点点翠光,给沉寂的石洞带来温暖的生气。

站在凝重的石洞里,手拉丝般的绿藤,我记得1995年版《增城县志》有这样的记载:“新塘的‘石巷’为古海岸遗迹”,“经华南师范大学曾昭璇、李建生等专家鉴定,证实该洞为中国大陆最大的海蚀洞。”县志的记载告诉人们:石巷,是一条穿越大自然亿万年的时光隧道。

如果时光倒回7000万年前的晚白垩纪时代,这里是一遍汪洋古海。石巷只是海底沉积物凝结成的巨石。距今2000多年前,今日的东江三角洲平原还是一个广阔的海湾。石巷一带红砂岩和砾岩组成的小山丘就是海洋的岸边。年深岁久,山丘中比较松软的岩层被海水不断冲刷后,就会顺着海水的走向出现一条长长的小巷。海蚀洞这就这样形成了。后来,陆地不断上升,海水逐渐退去,古海湾虽然变成了沉积着泥沙与贝壳的江河滩涂;但是从江西寻邬崇山峻岭里奔腾而来的东江水,还要流经这片沙贝滩涂注入大海。因此,石巷一带的山丘依旧要面对浪涛的冲击,不同的是石巷从海岸变成了河岸。

年复一年,东江水不断西流。沙贝沉积成的滩涂逐渐变成肥沃的土地。宋代,原来居住在丘陵台地的人家逐渐往沙贝沃土上移居,倚着长流不息的母亲河东江过着亦农亦渔的生活,“沙贝”村就这样形成了。明代,沙贝人在河湾的滩涂挖低填高,筑了一口新的鱼塘,接着又在塘四周建铺开墟,这就是新塘墟。新塘开墟以后,沙贝的地名逐渐被新塘替代了。

沧海桑田,今天大海已远离新塘60多公里;东江岸边也多了不少陆地;但石巷依旧岿然不动。感谢大自然把石巷赐给家乡;更感谢家乡先人对石巷的保护,使这份珍贵的自然遗产成为自然生态变迁的历史见证。

二、人与神的故事——天后与帅府爷

石巷里的故事 - 湛汝松 -

沿着石巷,我来到去年重修好的天后宫。

天后,民间传说原是宋代福建莆田一个普通渔女。她因未婚夫出海捕鱼遇风浪葬身大海而悲愤投海殉情。誓死保护出海船只安全的临终誓言使她死后屡屡显灵于海上。她常常救难济危于渔民,被人们奉为保护平安的海上女神,深受沿海地区民间爱戴。为了顺应民意,元代至元帝将她封为“天妃”;清代康熙帝把她加封为“天后”。

当天后还是天妃时,沙贝人已在距今东江1000多米的岸边建了一座天妃庙。随着村场的不断扩大和新塘墟的逐渐繁荣,清代康熙年以后,人们又在石巷建了天后宫。由于庙宇建在岩下神殿般的石台上,故又称倚岩寺。天后宫建成后,原来的天妃庙被人称为细庙,原来以天妃命名的天妃坊也改称细庙坊了。

石巷天后宫建成后,天天香烟萦绕,参拜的人络绎不绝。民间还流传不少村民出海捕鱼捞蚬在风浪中遇难而受天后拯救获平安的故事。因此,民间视天后宫为镇村之宝,不断重修重建。天后宫,不但见证着民间对天后的敬仰,而且记录着女神演变的历史。

石巷里的故事 - 湛汝松 -  

走出石巷,我在一座简朴的社稷庙里。见到人们敬称为帅府爷的神像。

传说新塘帅府爷是宋代名将康公保裔的化身。康保裔,河南洛阳人,祖父与父亲先后为国捐躯。赵匡胤打天下时,康保裔已战功显赫;宋真宗期间,年过花甲的康保裔奋勇出征,与辽兵交战所向披靡,大振军威。不幸的是在后来一次大战中,他因保护部属突围,为国家和民族捐出宝贵的生命!

康公牺生前,有一次被敌兵追赶,南下广东,来到沙贝村东江的河滩上。眼看敌兵即将追上时,一个放鸭老翁叫他躲进石巷前边茂密的水草丛中,可是河滩却留下一串脚印。老翁急中生智,马上把鸭群赶到河滩上,鸭子杂乱的脚印,把康公的脚印淹没了。敌兵追到这里,完全找不到线索,康公就顺利脱险了。

康保裔牺牲后,托梦给放鸭老翁。为了感谢沙贝人的救命之恩,他会尽力保佑沙贝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放鸭老翁把康公的托梦吿诉大家。乡亲便塑造了康公像,轮流安放在村中十三坊的庙里供村民拜祭。从此,沙贝村真的少灾少害,村场也逐渐兴旺,成了增城第一大村庄。于是,毎年农历三月三,抬着帅府爷巡游过坊便成了村俗。

上世纪50年代,这一民俗被禁锢,帅府爷像也被烧毁。1996年,民间自发筹资,重塑帅府爷像,固定供奉于石巷社稷庙里。前年,新塘又恢复了有帅府爷巡游的三月三庙会。与以往不同的是,帅府爷不再过坊,而是巡过十三坊后,又回到社稷庙中。

看着民女出身的天后与战功显赫的帅府爷在石巷香火萦绕被供奉,我领悟到一个真缔:神是人的理想化身。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官宦达人,只要为民为国,施善积德,就会受到老百姓的永远敬仰。历史如此,今天如此,未来也是一样。

三、佛家的故事——大雄宝殿

石巷里的故事 - 湛汝松 -  

庄严肃穆,金碧辉煌的大雄宝殿是今天石巷景区最宏伟的建筑。2002年,倚岩寺受广州市佛教协会接管,成为宗教活动场所。次年,由驻寺和尚主持发动各地佛家信众及当地居民募捐,于2008年建成了大雄宝殿、海会楼和功德堂等一批建筑。

早晨,景区静谧安然。站在山下,远远就听到后山大雄宝殿里传出来的诵经声。我遁声如上,越过开阔的广场,走进肃穆的殿堂,立刻被一种虔的气氛所感染。堂上,释迦牟尼佛端庄俯目置于中央,左右两边分别是药师佛和阿弥陀佛。堂下,数十僧侣与佛家信众正沉浸于经文的梵唱中。我惊讶发现,诵唱经文者中,有两个我熟悉的身影,一个是因中风留下残疾旧同事,一个是因打斗入狱刑满释放的旧邻居。

仰望金身的佛像,聆听悠扬的梵唱,我顿时思绪连绵:堂中三佛,合称“横三世佛”, 又称“三宝”。释迦牟尼佛足圆觉智慧,雄镇大千世界;药师佛执药洒金露,教人除疾延寿;阿弥陀佛掌托莲台,接引芸芸众生。据说,佛法是为拯救一切众生苦厄而建立的,其宗旨是教化众生平等博爱,积德向善;要使善人从佛法中成就,恶人从佛法中解脱;要化世间为庄严净土, 变地狱为极乐世界。

走出殿前,只见虔诚的焚香跪拜者越来越多。我想,如果佛法真能引导人们在茫茫的大千世界中抑恶扬善,净化心灵,回归本来的自我,那实在是大善。

四、人文故事——钓鱼台

石巷里的故事 - 湛汝松 -  

离开大雄宝殿,我登上天后宫的后山,站在小小的“翼亭”里俯望,眼前是一派繁忙的口岸区。然而有谁知道,500年前这里还是东江靠北岸的水面,江边曾矗立着一座闻名遐尔的“钓鱼台”。

明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湛若水出仕前师从江门陈白沙。白沙临终前,把其视为事业象征的江门钓台作衣钵传给了得意门生湛若水。湛若水没有辜负白沙先生的重托,不但广修书院,讲学育贤,而且效法老师的做法,在家乡也筑了一座“江门钓鱼台”,经常在钓台集儒讲学,论道吟诗,使家乡成了文人雅聚的地方。湛若水辞世后,著名戏曲家、文学家汤显祖被贬徐闻县典史时,曾登临钓鱼台凭吊,写下“昨夜骑羊驿,今朝鹿步来。百年无湛子,闲杀钓鱼台。”的诗篇,发出人去台空江自流的感叹。

今天,东江已远里石巷200多米,当年钓鱼台虽然已在岁月湮没,但湛若水的思想甘泉仍滋润着家乡大地。新塘教育事业蓬勃发展;新塘文学、书画、摄影等民间文人雅聚活动方兴未艾,这就是对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创新。

走出“翼亭”,我再次环顾四周,发现一道彩虹挂于天空。它远在天上,又似近在目前。此刻,我仿佛看见释迦牟尼、药师、阿弥陀佛,天后、康公和湛若水在彩虹下的天籁声中,从石巷出发,缓缓地往不同的人群走去……。

净化心灵,放飞梦想,但愿珍贵自然遗产——石巷里的人、神、佛故事,能予人们以启迪。

 

      卢笙;读《石巷里的故事》

      石巷天成海岸岗,人神佛驻十三坊。

      众生唯善为乡宝,长盛文明美新塘!


荷语嫣然:读《石巷里的故事》

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
没有声音  静静地  经历着风吹雨打
看尽世间沉浮繁华变迁
石巷里的故事  源远流长

海蚀洞  自然界的鬼斧神工
天后与帅府爷在人与神之间播洒光明
大雄宝殿的悠扬梵唱普渡了众生
钓鱼台的人文故事
闪烁着永恒的光芒

一个真善美的小世界
在一篇优美的博文里流光溢彩

  评论这张
 
阅读(597)|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