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原创】乡村像一篇散文/增城乡村感受  

2013-08-30 15:50:03|  分类: 荔乡巡礼—村庄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乡村像一篇散文 - 湛汝松 -

 乡村像一篇散文——增城乡村感受

 湛汝松

 增城的村庄丰富多彩,各有特色。我的感觉中,每个村庄就像是一篇耐读的散文。地理上有水乡与山村之分,水乡河涌纵横,山村山岭延绵。语言上有客家与本地之分,客家流行山歌,本地流行粤曲。虽然地理与语言同属一类,但由于受历史、宗族、信仰等诸方面因素影响,村庄的格局、祠堂、庙宇、民俗等在发展过程中又会形成不同的特色。

退休十年,我走访过增城50多个村庄。我为村庄写散文,特别注意发掘乡村的特色。

【原创】乡村像一篇散文 - 湛汝松 -

 最具水乡特色的是石滩镇三江平原上的金兰寺村。这个千年古村最大的亮点是建在6000年前的贝丘文化遗址上。规模宏大的姚氏祠堂折射着村庄姓氏的繁衍与变化,宽阔的花岗石河埠头彰显着昔日商贸的繁荣,天后庙和洪圣庙体现自古以来水乡人对水神的信仰……如此种种,都印记着水乡在历史岁月行走中留下的独特的足迹。

新塘镇瓜岭村既是典型的水乡,又是著名的侨乡。一座由华侨集资兴建,融中西建筑风格于一体的“宁远”水碉楼,以其罕见性引起建筑界的高度关注而成为广州市重点保护文物;加上保持完整的明清古村落和由华侨于辛亥革命同期创办,有孙科、于佑任等名人政要题字的瓜洲小学,使瓜岭村在水乡中具有别样的地理个性与人文风韵。

石滩镇岳埔村也是水乡。长长石街沿着蜿蜒的河涌环回,众多古树拥抱着错落有致的傍水人家,座座祠堂记录着岳埔人迁徙创业的历史,个个蚬螺鱼虾原始美食散发着水乡饮食文化的芳香。当代游泳之乡更是这个河涌纵横的水乡之灵魂。村里为国家和省市输送过不少游泳运动员,屡获世界蹼泳冠军的袁海峰就是盛名的游泳王子。

划龙舟是水乡共有的民间习俗。新塘镇大村敦故名“龙田”。这个龙的田园,以独享五月初五端午正日为龙船景而闻名遐迩。村前1000多米沿街而过的东江河道,是得天独厚的龙舟赛场;新建的沿江石堤和石堤上古色古香的廊亭与江水交映相辉,彰显着美丽龙舟之乡的崭新格局。

还有新塘镇田心村座落在河涌如织的农田中,仿如“深闺中的村姑”;南埔村的蚝墙古屋,散发着古代水乡建筑的历史韵味;东洲村曾是清代水驿所在地,见证水上交通的繁华;仙村镇深涌村的蕉基鱼塘,保持着东江水乡的原始风貌……水流百村,但村村几乎都有自己的特色。

【原创】乡村像一篇散文 - 湛汝松 -

 增城山区大部分处于丘陵地带,山村大部分都为客家人所聚居。

中新镇福和岗埔村是今天广州市最大的客家围屋村。半个园形的围龙屋,前边是长方形的禾堂和半园形的水塘。这个合起来就是一个大满园的整体格局体现着客家围屋的典型特征。围龙屋后面是绿山,中间是大天井,天井拥簇着公用的龙厅。它把以族长为中心的宗法观念与天人合一的自然观念高度揉合,既传承了中国建筑风格的传统,又张扬了因地制宜的独特个性。

派潭镇腊田埔村那座七进深的熊氏宗祠传说由清代皇帝御准兴建。祠堂从第三进开始,每个天井都分别从左右各开一门,引出一条横巷,与主街的纵巷相接相通。村子每户人家,不用绕到村前大街,就可以直接走到祠堂中来。这种村舍与祠堂相通的格局是宗法冶村的典型产物,其严谨而创新的规划意识可谓独树一帜。

小楼镇东境村是我省公布的第三批古村。这个周敦颐后代集聚地可谓人文建筑与自然生态相交辉映。村中的街巷、祠堂、家塾、古庙、石桥甚至一砖一瓦、一梁一柱、一窗一檐,都有着鲜明的名门望族特色。村落背山面塘,庞大的后龙山,古木幽深,更保留着良好的自然生态。

被现代工厂包围的永宁街陂头村依旧被千年古木拥簇。村里既有体现古代“孝悌雍睦”人文思想的古代祠堂,又有见证日寇侵华罪恶的近代建筑,还有利用古木幽深的后龙山于近年新修的乡村公园。村庄堪称是一个传统文化、爱国主义和生态文明的教育基地。

北回归线上的蒙花布村所在的正果镇虽属山区,但增江环村而过却使其共有山水特色。曲折蜿蜒的金色沙滩,玲珑古朴的客家围屋,平静如镜的村前池塘,全都映掩在绿树繁花之中,更是典型的“北回归线绿洲”现象。

还有中新镇坑背村,融天人共存,方园兼用,文武结合的理念于建筑风格中,体现团结执著,格守秩序,崇尚自然,重视教育的传统精神。派潭镇石屋村,一座古村和一个乡人发家的故事,给我们留下的耐人寻味的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小楼镇腊布村的报德祠,派潭镇车洞村的香水车,中新镇田美村的祠堂与碉楼,正果镇马岭村的天子传说,都以不同的特色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

【原创】乡村像一篇散文 - 湛汝松 -  

增城的乡村,还有因历史、名人、民俗或独特地貌等因素张扬着自己的个性。 

新塘镇沙村(南安和新墩)是南宋从开封迁来的陈姓聚居地。沙村不仅是南宋名判、广州志最早的编纂者陈大震,明代司采、广绣创始人陈瑞贞和广东五大才子之一陈政等先贤的故乡;而且是增城著名的进士举人村。据不完全统计,历代全村进士5人,中举35人,分别占增城的12%和9%。一条长长的石街烙满深深的历史文化印记。

有近千年历史的石滩镇麻车村是增城最大的村庄。村里有广州地区现存规模最大的明代刘氏宗祠,有别具一格的汉明公尚书祠和标致书香世家的文笔塔等历史古迹,但独秀于广州的却是麻车舞火狗的习俗。它是一份麻车人用民间艺术寄寓对“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希冀的珍贵文化遗产。

同样是民俗,东江岸的新塘镇泥紫村却因“东岳古庙”享誉民间。东岳大帝是位驰张正义,抑恶扬善之神。传说,清初岭南三大家之一的陈恭尹被清廷追杀而被村民藏匿于村中;抗战时村民支援东江游击队让其屡获胜仗;还有被绑票的郎中在泥紫村遇救等等都与村民出于正义有关。

新塘镇石下村因村庄座落于一座墨园的大石山下而引人触目。山上大石灵仙的传说,环村而筑的麻石小街,工艺精湛的复昌石桥,汇丰银行首任买办的石室,供奉华光菩萨的石溪古庙……村庄处处都散发着石的独特韵味。

建设美丽乡村是重新抒写乡村这篇散文。写散文要发掘乡村的特色,建设美丽乡村更应把握乡村的传统特色,不但要发掘乡村之韵,更要把握乡村之魂,并要在此基础上结合独特的当代元素,让美丽乡村“带着历史走上现代”。

【原创】乡村像一篇散文 - 湛汝松 -

我很欣赏仙村镇西南村建设美丽乡村的成就。早在2007年5月,我就写过一篇题为《但愿长作西南人》的散文。在西南村,一幢幢新居鳞次栉比,每幢都与群体协调又各有不同的风格;一间间旧舍错落排列,每间都按各自的个性穿上合适的新衣;寬阔的街道,绿树婆娑,繁花点点;清澈的池塘,碧水绿荷,群鱼畅游。因地制宜的微型公园,各有特色;经过修葺的古榕、庙宇、祠堂,依旧散发着历史的芬芳。村中央那座徽派“何氏大宗祠”,更记录着村庄1200年从安徽南迁的历史渊源。西南村的建设,把自己的历史文化个性、现代时尚元素与大自然和谐协调地融为一体。她是西南人用智慧与力量谱写出来的历史新篇章。

随着城镇化的步伐,一些城区附近的农村将要通过旧村改造而逐步融入城镇。旧村改造中,应妥善处理乡村历史遗迹与现代建筑的关系。比如新塘城区及附近的甘涌、新何、群星、东华四村,历史上就是一个乡村。第一沙(贝),第二雅(瑶),第三麻车与石下。新塘城区的前身就是增城历史上最大的村庄沙贝村。这个村庄,有座落在今群星村的我国东南沿海最大的古海遗址——石巷和建筑风格特别的明代义士祠。这个村庄,是明代大儒湛若水的故里。湛若水故居、极具明代建筑风格的尚书府、湛若水兴办的读岗书院分别在今天的新何村和甘涌村。今天的四望岗,是“尚书怀”和“挂绿” 荔枝的发源地;今天东华村和甘涌村,还是明代东华古渡和清代游击营、主薄署所在地。这一切,分别为新塘历史烙上深深的经济、军事和政治印记。

城镇化的号角已吹响。新塘城区要扩大,旧村要改造是历史的必然。在个历史发展的进程中,我认为对那些有历史价值的遗迹应该保留、修缮、甚至恢复。用传统文化的独特韵昧和时代进步的崭新元素铸造新塘的灵魂,让古镇新塘“带着历史走向现代”,在广州东部绽放着城市独特的异彩。

※各村详尽内容请浏览本博《荔乡巡礼》栏目

【原创】乡村像一篇散文/增城乡村感受 - 湛汝松 -

【原创】乡村像一篇散文/增城乡村感受 - 湛汝松 -

【原创】乡村像一篇散文/增城乡村感受 - 湛汝松 -

【原创】乡村像一篇散文/增城乡村感受 - 湛汝松 -

【原创】乡村像一篇散文/增城乡村感受 - 湛汝松 -

   

  评论这张
 
阅读(950)|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