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特稿】退休党支部书记写家乡 望后人不忘瓜岭的根  

2015-01-17 06:14:22|  分类: 荔苑繁花—推荐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稿】退休党支部书记写家乡  望后人不忘瓜岭的根 - 湛汝松 -

黄金棠没离开过瓜岭村,但却心系着海内外的瓜岭人

退休党支部书记写家乡

望后人不忘瓜岭的根

《广州日报/增城社区》记者 任问墨 摄影报道

瓜岭村,这个熟悉的名字一再被人提起,尤其是不久前它被选为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之后,它的碉楼、古村居、门楼更是名声斐然。而这个村奇特的布局更是让人惊讶不已,一条公路,像是整个瓜岭村的中轴线,将其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一侧是巍峨崛起的西式建筑,一侧则是秀丽典雅的传统明清古居。中西方文化在这里完美的融合,而又彼此独立。你不得不惊讶于它古村落保存之完整,历经数百年,依然熠熠生辉。

【特稿】退休党支部书记写家乡  望后人不忘瓜岭的根 - 湛汝松 -

    瓜岭古村为什么保存得那么完整呢?这与一个人密切相关。他就是瓜岭村前党支部书记黄金棠。在全民大兴拆旧居,盖新房的年代,黄金棠及村两委的同事扛住压力,规划出一片空地,以瓜岭村的“黄金分割线”为界,在新规格的空地上建居,旧居一律保存下来。

黄金棠退休后,开始整理有讲瓜岭村的历史、文化资料,201211月,黄金棠编撰《侨乡瓜洲》,是旦前唯一一部关于瓜岭村文史性的书籍。该书还被居往在新西的兰瓜岭村华侨翻译称英文出版。黄金棠说,“瓜岭村自1856年首批华侨出国后,陆续有村民移民国外,保存传统古村,是希望海外的华人华侨回乡能找到自己的根;整理故乡的文史,则是希望瓜岭村的子民们世代不忘自己的根|”。

开辟“黄金分割线”,一面保护旧村,一面建设新村

黄金棠生于19454月。1975年,30岁的黄金棠开始担任瓜岭村党支部书记。一干就长达30年。据他回忆,在他管理瓜岭村不久,岭南便迎来开放的新风,人民的物质生活不断改善,思想也空前开放。拆旧居建新屋成了潮流;新居落成多少,也逐渐成为考量一个村落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眼看着周边新房崛起,黄金棠内心很清楚,新楼要起,古居也得保留。

“我从小喜欢中国的传统历史文化,喜欢读唐诗、古文,尤其最爱王勃的《滕王阁序》,我想现在的人读到《滕王阁序》,一定也期待能在今生亲自去滕王阁走一遭,那要是滕王阁没有了,多少后生会失望、难过呀。”正是如此,黄金棠竭力保存瓜岭古村旧居,就是为了让海外的瓜岭后人,都能回来看看自己的故乡。

在黄金棠就任瓜岭村党支部书记的日子里,为了保留下瓜岭的宗祠,他曾和几位村民据理力争,此事让他至今记忆犹新。在退赔共产风的时期,有两位年轻村民到村委想要退还公社化时期用作公用的祠堂,并要拆祠堂建新居。黄金棠找来村干部,一起对两位村民进行集体规劝,承诺在新规划区给其划地,让其建新房。最终成功说服两位村民,建了新居,也保留了祠堂。

自此,黄金棠意识到,经济发展,老百姓对生活的要求跟提高,村民建新居是必然的趋势。但瓜岭村是侨乡,自建村以来有几百年历史,把旧居全部拆掉建新房,华侨回乡就断了根,再也找到自己祖宗的痕迹了。“脉络不清了,华侨就不回来了”黄金棠说。为了解开两者的矛盾,他和村委一班人作出了规划,以瓜岭村新村道为“黄金分割线”, 旧居那边完整地保留下来,另一边合理安排村民建房用地。就这样。造就了瓜岭村如今一半明清旧居,一半西式洋楼的独特风光。

退休后编者《侨乡瓜洲》访向村里老人,收录海外同胞资料

2004912日,时任广州市委宣传部长的陈建华到瓜岭村调研瓜岭古村保护情况,临走时,他抓住黄金棠的手叮嘱:“瓜岭村很有特色,文化底蕴深厚,将来可以打造为旅游村,你们要好好保护。”黄金棠牢牢记住陈建华的话。可是,第二年他就退休了。恰好在退休前,当地作家湛汝松曾到瓜岭村采风。不久,湛汝松撰写的《快速路口有个古村落——古朴宁静瓜岭村》便在《羊城晚报》发表。这给了黄金棠很大的启发。他决心退休后,写一本记述瓜岭历史文化的书,为后留下历史的记忆。

《侨乡瓜洲》收录了有关瓜岭村珍贵史籍和文化资料。这些资料是怎样来的呢?黄金棠介绍,他工作30年时间里,写下了350多本工作笔记,里边记录了大量村氏生活资料。为了核实这些资料,他访问村里的老人,把老人们的讲述的历史故事整理成文。当有有不少趣事:“户对罗山,四百名峰参拜;门环绿水,三千桃浪潆洄”是从一老人口中保存下的爱闲祖祠门联;“凤城垂化雨,鸡泽播清风”是松皋祖对联;“一刻庆良宵,火树末齐春适至。六街燃宝火,巨星禄启月将圆”是长年流行于瓜岭村正月十五元宵节祠堂的外联。

另外,黄金棠还联系海外侨胞,收集和整理他们寄回的瓜岭村的资料,前几年,他收到了来自新西兰华侨Edmon Wong寄回由其主编的《旅纽瓜岭黄氏世系》的珍贵资料。黄金棠找来翻译,扯资料里的重要内容翻译,整理好编入《侨乡瓜洲》中。此外,1927年瓜洲小学的校刊,1920年村编纂的族谱等都是黄金棠重点收集和整理的史料。只要村民有需求,黄金棠都会免费赠书。“我特别希望年轻人能通过这本书了解瓜岭村的历史”。

    瓜岭村的村民对黄金棠有着深厚的特殊感情,身在海外的瓜岭村华侨们更是如此。据统计,自1856年开始,瓜岭村送走首批出外淘金的村民,19021903两年间,瓜岭村又有大批男丁出国经商,粗略估计,目前侨居海外的瓜岭村人达2000多人。几乎每年瓜岭村都要迎来几批回乡探亲、祭祖的华人华侨。他们对瓜岭村的建筑风格、文化教育都有重要影响。1912年,也就是辛亥革命第二年,由海外华侨集资,瓜岭村建立起增城第一所“西式学堂”,轰动一时,而瓜岭村的龙舟文化、荔枝文化、土地文化也借助海外华侨得以在世界范围内发扬光大。而如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与黄金棠保持着密切联系、时常书信往来,故乡的根凭借着文字漂洋过海,联系着村里村外的瓜岭人。

【特稿】退休党支部书记写家乡  望后人不忘瓜岭的根 - 湛汝松 -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