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遥远的“二龙争珠”  

2015-08-09 09:33:41|  分类: 家乡神韵—风采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远的“二龙争珠” - 湛汝松 -

 
遥远的“二龙争珠”

《增城日报》2015.7.29

湛汝松

“二龙争珠”历史太遥远了。遥远到最后一本《增城县志》也只在150万字里留下“相传地名叫‘二龙争珠’的一小块平原为旧县城”一句而不能确确切切地记下它的历史。

2015年一个夏日,我们一行三人参观了被誉为当代“美丽乡村”的增城区正果镇黄屋村以后,热心的村委会干部黄石桂就引领我们在1900年前的时空里穿越,寻找“二龙争珠”, 寻找东汉时期增城建县时的古治遗址。

遥远的“二龙争珠” - 湛汝松 -

 一条崭新的乡村公路把我们引到离黄屋村两公里左右的一遍丛林。一条还留下车辙的泥路把我们引入林中。没走多远,一片被树木、翠竹、杂草、野花包裹得密密匝匝的荒野就在眼前。向导说,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二龙争珠”了。

遥远的“二龙争珠” - 湛汝松 -

民间称传说的增城汉代县治所在地为“二龙争珠街”。“二龙”是指三江汇合处两边的弯角牛山和庙岭山,其起起伏伏的山脉有如舞动的蛟龙;“珠”是交汇处那块形如蚌珠的高地。从远处眺望,形如两龙争珠,“二龙争珠”因此得名。虽然,我们在密林里看不到二龙争珠的奇观,但童年“增城街”的意义仍在记忆中。“街”在《说文解字》中释“四通道也”。古代人口稀少,路不多,街更少。童年印象中没有“县城”这个词,有人犯了事,就说要解上“增城街”。因此,这里的“街”不仅是四通道路之处,也是古代县衙的所在和当代的县城了。

林深树密,杂草蓬生。路没有了,荒野中的崁坝坑沟全被密密的绿被厚厚地覆盖着。虽然土生土长的向导在前边带路,我们也时不时莽莽撞撞地跨落深深的坑冚中。但是,为了寻觅心中的“宝珠”,夏日炎炎,我们也自得其乐。衣服被汗水渗湿紧贴前胸后背,我们感觉这是在大自然的林荫花间里蒸焗桑拿。手被带刺的灌木划伤,脸被草丛中的小虫叮咬,我们戏说那是被任胜而美丽的野姑娘牵手亲吻。

遥远的“二龙争珠” - 湛汝松 -

仍然没有路。不,一条通往古县治的车马之路只是淹埋在时光的甬道路里,淹埋在历史的沧桑中。不远处,一棵孤独而高古的大树令人喜出望外。向导指着树说,古县衙的遗址就在这耸立的大树附近。我兴奋地驻足于古树下,伸手抚摸它粗糙的躯体。我虽然无法知道这棵树的年龄,但感觉到它的根脉一直吮汲着增城的山川灵气。时至今日,它挺拔而苍老的树干仍为我们指引着寻找历史的方向。果然,在这株古树附近,我们在匍匐的草丛中发现了一堆碎石陈砖;接着,又在斜坡上找到满藤蔓的石基,裹着绿衣的残墙,与枯枝败叶同眠的砾石。考古知识肤浅的我一时无法证实这些砖石是否经历过三国两晋、五代十国、唐宋明清等年代的风霜雨虂,但它们是岁月留下的碎片,是一段历史的象征。站在它们面前,我感到神秘而凝重,思绪也沿着历史和地理的脉络缓缓张开。

遥远的“二龙争珠” - 湛汝松 -

 

遥远的“二龙争珠” - 湛汝松 -

 

遥远的“二龙争珠” - 湛汝松 -

 

遥远的“二龙争珠” - 湛汝松 -

增城的历史太悠久了。新编《增城市志》只是这样记载:“增城于东汉年间(最迟为后汉永和五年,即公元140年)建县”。至于县治设在何处?也只有沿着清代《嘉庆一统志》中关于增城县的一句记录:汉故县在今县东北五十里

脚下的土地,应该是今县城东北五十里的位置。一个新建的县,为什么要把县治设在这里呢?我带着这个思索随向导越过灌木丛走到增江边,只见数块花岗石板歪歪斜斜地从岸边一片野芋头丛里伸延到水中。向导说,这就是昔日二龙争珠街的渡口了。

遥远的“二龙争珠” - 湛汝松 -

站在古渡口前,放眼增江,平静如镜的江水在夏日阳光的照耀下泛出暖暖的柔光。石板旁边,一株贴岸而生的不知名树木,伸出一丫缠满寄生的树枝,牵着一夈纤细的青藤在水上舞动。于是,我的目光和思绪就凝聚在这深邃的增江水之中。

遥远的“二龙争珠” - 湛汝松 -

 眼前的渡口,是北回归线上永汉河与增江的交汇处。从龙门永汉蜿蜒而来的江水添加了附近二龙河的碧水流泉,然后经增江绕二龙争珠半岛后再从三江平原官海口注入东江。2000年前,人类交通运输主要靠水路。当时龙门属增城辖地。山环水抱,钟灵毓秀的“宝珠”处,正好是增城南北交通的咽喉要地,加上通过水路,南可接南海、番禺,北可抵博罗、龙川。无可置疑,二龙争珠处是昔日重要的交通枢纽,是适宜建县治的风水宝地。

江中,水面映着盘古山岭的倒影;岸上,一片荒凉处又充满绿色的生机。近两千年前,呈现在这块土地上究竟是一幅怎样的画图?

据汉史记载,东汉年间全国人口只有6000万左右。增城没有东汉建县时人口的记录,而最早有人口资料的明代嘉靖十七年(1538)《增城县志》也只载当时全县42870人。从东汉永乐至明代嘉靖,遥遥相距1400年,加上唐宋两次人口南迁大潮以前,岭南人口不多。因此,我估计当时增城全县人口只有万人左右。一个万人小县的新县寺(东汉时衙门称寺)也可能只是一圈砖墙内有一座寺堂、几廊居室、一个监獄、一栏马房等建筑。加上周围的民居街市,县治可能也不会有那种千帆竞发、车水马龙、商贾林立之繁华景象。但是,“忆秦王汉武”,汉朝是中国古代第一个中央集权强大而稳健的王朝,是一个恢宏磅礴,气呑万里的朝代。诞生于这个历史辉煌时代的增城,二龙争珠街”就是这个时代的重要标志,就是古邑增城历史上第一个灿烂的里程碑。

“汉故县在今县东北五十里,唐末移于今县东北十里九岗村”。按《嘉庆一统志》记载, 二龙争珠街”作为县治之地至少也经历700个春夏秋冬后才南迁。年深岁久,地老天荒,原来的建筑由旧而残,原来的街市由兴到衰,原来的渡口也逐渐荒废。但“二龙争珠”奇观还在,街的遗址还在,经历过唐雨宋月,明露清风的断壁残垣,陈砖碎瓦还在。我捧起一块碎砖,漫长的历史在我心中勾沉而起。增城至今未发现有典籍记录这段历史,这些埋藏在岁月深处的陈砖蚀石就会更让人刻骨铭心。

返程时,我们在路边一个茂密的竹丛里发现一座废弃了的古石桥。两个桥墩虽然斑驳但仍基本完整地固立在窄窄的小河两边。由不规格的花岗岩长方石块砌成的桥墩,石面没有打磨,透过厚厚的岁月尘烟仍张扬着雄健而粗犷的风格。依着桥墩,闻向导说这是昔日到“二龙争珠街”必经之桥,一种沧凉的遐思随风袭来。如果二龙争珠处就是汉代增城县治的“街”,也如果这座就是当时通往古治唯一的石桥,那这石桥一定留下不少人的履印,不少马的蹄迹,不少车的轮辙;一定还藏着很多仍未被今人所闻的故事。

遥远的“二龙争珠” - 湛汝松 -

 时代的巨轮穿越过艰难的航程以后,必然会疾速地驶向崭新的彼岸。先人留下的遥远事物也会因遥远而显得越来越扑朔迷离。稍不注意,石桥和“二龙争珠街”的所有历史印记就会被匆匆而流的岁月长河淹没,甚至觅也觅不到一点踪影。我们的后人就会更难寻觅到增城历史上第一个灿烂的里程碑!

这个夜里,我做了个梦:随团旅行的我从湖心岛乘船经蒙花布村来到二龙争珠公园,刚上码头,就看见遥远的二龙争珠”已穿上时尚的新装回到我们身边。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广场上一座高高耸立的北回归线标志塔,对着北回归线塔,有一座“增城古治纪念馆”。纪念馆前边有个花园,增城历史文化名人和传说中的知名仙佛塑像立在公园的树下花间。熙熙攘攘的人群处,一座散发现代时尚韵味的建筑前摆满花篮。“黄屋旅游公司正式开业”的声音从喇叭传来后,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便把我从梦中惊醒。醒后,我赶紧写下这篇小文,以祈梦想成真。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