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塘拾贝

 
 
 

日志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2018-06-23 16:08:09|  分类: 天下拾珍—旅行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增城日报/副刊》2016.4.27刊载

湛汝松

    春暖花开的三月,我和文友一起在《大美广州》作者黄勇的引领下,来到一夈弯弯的小河涌边,一道树木围成的翠绿屏障旁,一座新建的三门花岗岩“聚龙”牌楼内;来到大隐于市的清代古村落——广州市荔湾区芳村冲口街聚龙村。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走进“聚龙”牌楼,周遭一派宁静,没有川流不息的车马喧闹,没有鳞次栉比的店档繁华;只有青砖石脚的房屋,只有麻石铺筑的村街和青砖侧砌的小巷,只有错落有致的绿树繁花……如果不是门口贴着鲜红的春联,屋边晾有当代人的衣服,我会以为自己就在130多前的时光隧道里漫步。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130多年前,脚下的土地还是一片芳草萋萋,灌木丛生的河滩沙地。清澈明净的大冲涌,如玉带般飘然而过。清代光绪初年,广东台山邝氏族人为谋求到广州发展,便委托已在广州经商的邝伍臣三兄弟在广州附近寻找合适的地方聚居。当他们来到这块靠近广州,相连珠水的土地上时,就被朝霞里的鸟语花香,夕照下的渔歌唱晚所深深吸引。于是,邝氏族人便集资以每亩200两白银的价格,买下200多亩土地,一半用作宅基,一半用于耕地,在广州附近建设梦想中的家园。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花开花落,修堤筑坝;潮涨潮退,运沙填滩。十年后,20幢三间两廊式的两层砖木结构楼房整整齐齐地座落在这块土地上。大街小巷麻石铺路,屋前舍后植树栽花,周边圈上围墙,前后筑有碉楼。梦想家园建成了,给它起个什么名呢?这时,人们记起初挖地基时,红沙岩中曾喷出一股清泉。传说这正是罕见的“龙出血”风水宝地。于是这个村落就命名为“聚龙”。邝氏族人也如“过江龙”般聚到这来钟灵毓秀的宝地上了。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穿街过巷,黄勇一边给我们讲述聚龙的往事,一边带我们欣赏幽雅的民居。

  聚龙村20幢房屋被三横七竖的小巷分布得错落有致。青砖墙,麻石脚,木板楼,以及入口处的矮脚门、趟栊门和厚木板门……三间二廊“三上三下”的楼房,在传统广州西关大屋的风格上又增添了玻璃窗户、阳台雕花等西方建筑元素,其建筑风格可谓别有一格,极富个性。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清一色青砖大屋,大门一律朝南,侧门各向东西。走马看花,座座十分相似;但驻足细看,却各有迥异。面积有大有小,标高有低有高,屋内花园、楼阁、厢房更各有特色。房屋统一建成后,为了避免争端,他们分招标,定价,认购,抽签四个程序进行分配。如此公开公平公正的方式,当代专家认为这是“房地产开发的原始模式”。

在小巷中纵横交错地行走,我才注意到每幢房子门口不仅挂着荔湾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的牌铭,而且还挂着一个制作精巧并有房屋简介的竹门牌。这些门牌,让我了解到一个又一个聚龙村居民的故事: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聚龙村1号私宅”是“邝明觉旧居”。主人邝明觉是清末著名商人。他在广州从商多年,积累了大量财富,曾在太平南路(今人民南路)开办中美大药房和穗香园等十多间商铺,同时捐资修建位于海珠路的基督教堂和邝明觉学堂。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聚龙村4号私宅”是“邝其照旧居”。主人邝其照清同治年间被派往美国留学,后随驻美副大使陈荔秋在美国从事商贸活动。回国后撰著出版《华英字典集成》等英语系列丛书八本,《广报》创办人,此后又创办《中西日报》。

“聚龙村5号私宅”是“邝伍臣旧居”。主人邝伍臣23岁时在高第街创办美南鞋厂,聚龙村建成后当了村长,此后在荔湾创办天元茶楼,在新加坡、美国设有商业机构。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小小聚龙村,每一座古老的房屋都有一个历史的故事。我们左穿右转,怎么不见11号呢?黄勇把我们带到一个小广场上说,小广场就是11号民居的遗址。由于主人的后代依侍祖辈的遗下的财富沉迷赌博,欠下巨资,最后落得个拆屋卖材料还债的下场。

眼前的小广场是12号、17号、10号三幢房屋围着的空地。青砖铺地麻石砌花的小广场里,三间带矮脚门和趟栊的青砖石脚大屋散发着清代岭南的建筑韵味,几株形态各异的细叶榕树为灰色古宅增添了葱绿的自然气息,南边一堵凹凸不平的的青砖照壁,正向人们启迪着历史的曲折沧桑。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时光在历史的甬道中行走,聚龙村的故事也在历史中变幻。1937年,日军侵华,广州沦陷。战乱中,商铺被焚毁,交通被封锁。在广州经商的邝氏族人为躲被日寇,纷纷离开广州。他们经营的商铺、工厂,有的倒闭,有的转让。战乱结束后,聚龙村并未重现旧日的风采,离去的邝姓人家很多没有复回,以至聚龙村空置的房屋越来越多。随着岁月不断流逝,村庄物是人非;加之房屋年久失修,逐步变残变破,聚龙村也逐渐被人遗忘了。上世纪末,当广州周边都热火朝天地开发时,人们的眼光又盯上“大隐于市”的聚龙村。本世纪初,被岁月尘封了聚龙村被划为广州市历史文化保护区。终于,一百多年前用房地产原始方式建成的聚龙村,今天又率先走在活化古村探索的路上,以一个既传统又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改造后的聚龙村要把文化人、艺术家引到村里。我们在一家挂着“画影人公馆”门额屋前停了下来。由于这16号民居没关大门和矮门,只拉上趟栊,我们便按响了门铃。趟栊拉开了,门官厅案台上潘鹤题写“影子罗公馆”的镜屏立即映入眼帘。走进里屋,我们不但欣赏到画影人公馆里的各种艺术作品,更见识了这种“三上三下”楼房内部建筑的独特风格。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16号民居是聚龙村内部结构保存最为完整的房屋之一。屋内有3道木雕屏风,分别隔出门官厅、天井和正厅。厅两侧楼上楼下对称的厢房分别成了艺术家的工作室或宿舍。第三道屏风上方原来饰以金碧辉煌木雕的神楼,如今挂上“中国影子”的主题画。昔日,家中有女待嫁,男方提亲跨进三门后就在正厅饮茶,与女家父母聊天。躲在绣楼上的姑娘会在小窗中窥看男方。相中了,便会以暗号告知父母;看不上,也用暗号通知诉父母,婉转打发客人。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走过宁静的大街小巷,进过幽雅的青砖大屋,听过聚龙村的历史故事,我们来到村前的冲口涌边,抬头望见一座花岗石砌筑的“毓灵桥”横跨小河上。黄勇告诉我,毓灵桥是历史上交通要道。清代,河涌两岸店铺林立,市井繁荣。抗战期间,广州沦陷,日军为建战备物资仓库,虽然将店铺拆毁,但毓灵桥依旧立于小河上。每年端午期间,河涌里还会赛龙夺锦。作为赛龙终点的毓灵桥,便有“桥上吊着鞭炮,桥下挂着奖彩,两岸人山人海”的热闹景象。1990年古桥重修后,古桥流水、红花绿树、蝶飞鸟鸣使这一带充满诗情画意。它与宁静的聚龙村相互辉映,组成了一幅城水相依、人水和谐、花木同秀的岭南乡村风情画。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聚宝长存,百粤风华怀往古;龙珠永耀,五羊才隽看今朝。”走上古石桥,依栏凝望古村,牌楼对联字字入目。此刻,阵阵春风吹拂,缕缕绿氤袭人,我心中感慨顿时升起:

    毓灵桥,不仅连着聚龙村来时的道路,更连着聚龙村美好的未来,灿烂的远方。

聚龙村,大隐于市的乡村风情画 - 湛汝松 -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