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塘拾贝

 
 
 

日志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2018-06-23 16:39:16|  分类: 荔乡巡礼—村庄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增城日报/副刊》2016.5.27刊载

湛汝松

没有闻名遐尔的自然山川,只有纵横交织的河涌、常年葱绿的田园和一个个连着河涌的荔枝基;没有显赫于世的历史名人,只有积满风雨尘烟的古朴祠堂,烙满岁月脚印的麻石长街,还有村口的门楼、社稷,寄托愿望的残破小庙。这,就是经济繁荣的新塘镇内一个普普通通却保留着东江流域典型水乡特色的三安村。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我很惭愧。三安村虽然历史上先后归属于仙村、沙埔镇,但并入新塘已有12年,尤其是广州广园东城市快速路开通以后,三安村就在上下基出口上,交通十分方便。可是,一个土生土长于东江岸边新塘的我,竟然没有到过这个典型的水乡。

为了弥补这一遗憾,在510日那场罕见的暴雨过后,我与文友一起终于首次来到三安村。当晚,三安村与我儿时家乡的记忆交织着在梦中萦回。因为梦境悠然未尽,以后又先后与爱好龙船与爱好摄影的朋友一再旅足,以祈让自然纯朴的袅袅乡韵更多地洗涤现代生活粘在自己身上的俗尘。

三安,古名“三丫潭”,民间又称“三丫塘”。因刘安、何安和水和安三个自然村落聚居于一个“丫”形的水潭边得名。历史上先后属增城绥宁都、七区、仙村镇、沙埔镇,2004年随沙埔并入新塘而隶属新塘镇。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刘安,又称刘屋,是三安最大的自然村落。走入门楼,一幅纯粹的乡村画图便呈现眼前:横跨整个村落的碧水鱼塘,塘坣上一株百年古榕高高盘立,茂密的枝叶为村庄筑了道天然的绿色屏障。村中一路麻石长街,连着一条条窄窄的小巷;街前的民居,错错落落,新新旧旧,高高低低,给人以随遇而安的感觉。麻石长街外边有一道沿塘而筑的新修护栏,仿如一条时髦的金项链戴在古老的村庄上。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行走在光滑的麻石街上,我见到祠堂的男女老少聊天说笑,街上的小孩骑着童车嬉戏追逐;我见到允万刘公祠里的妇女为牛仔服装剪线,一辆货车把一捆捆修好的牛仔服装慢慢地送出村外;我还见到一辆小车走出一对男女,提着大包小包走进一幢时尚的楼房……农工结合,新旧交织,历史与现代同融于这里却显得那么平静,平常,平安。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祠堂是乡村历史的标志。它为村庄连接着源远流长的血脉。村中86岁的刘伯告诉我,元代至正年间,本县清湖都同美村(今永和贤江)的刘信迁到当时驿道经过的清湖都南部开居成“官湖”村,不久其儿子文薄又迁到绥宁都三丫潭边,成了刘安村的开居始祖。今村中的刘氏宗祠,就是后人于明代为纪念始祖兴建的祠堂。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村中有座架在池塘上的凉棚。凉棚中有几个长者在纳凉。我走过去,与他们并排吊脚而坐,在阵阵微风的亲抚中聆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讲述三安村前世今生的故事。舒坦惬意之中,见水塘中漫游的鱼儿跃出水面。此刻,我联想到在涌边和龙船屋里看到装着金色龙头的龙舟,唐代诗人温庭筠“袅袅浮航金画龙”的诗声仿然在耳边回响。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何安,又称何屋,是三安最小的自然村落。还未进村,村前的门楼首先映入眼帘,前边小河花草萦岸,宽阔埗头石阶连水,社稷台中一株爬满寄生物的古水蓊枝丫横路伸向水边……咔嚓,咔嚓,同行的朋友都把这乡韵袅袅的影画录入镜头中。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村落很少,绕过门楼就可一目了然。一条麻石长街沿村伸延;街前明代祠堂和数座农舍安静地了望着小河对岸茂密的荔枝林;往日晒谷用的禾塘遍布青苔小草;塘边斑驳的矮墙在砖缝中钻出数株小榕。一切都像图画般在时光中凝固着。如果不是几间加了层的房屋,数座农舍门前鲜红的对联和村边高高耸立的电讯发射塔,来者都会以为自己走进明清时代的古村。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沿着三板麻石村街浏览,只有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妪倚墙坐在石凳上。我上前与她谈话,其老伴闻声从巷中出来。随后,三对头发斑白的老人家也相继云集。他们说说笑笑,都为有客来访感到高兴。置身于此,陶渊明笔下渔人入桃花源的感觉顿然出现在我身上。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陶醉中,一对耄耋夫妻荷锄又从巷中出来。我被他们的健康勤劳惊呆了。在场的老人告诉我,年轻人都搬到新村住了,但他们却要守望古老的家园。如今,村里80岁以上夫妇健在的老人也很多,不少人还天天到田间干点力所能及的农事。面对古村与老人,我情不自禁地为风清水沏的乡间养育出那么多勤劳纯朴,健康长寿的人家而赞叹。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和安,与刘安、何安古村相比,可年轻多了。清代末年,东莞麻涌萧姓渔人从曲曲弯弯的水路来到刘安村另一丫水边,在雅瑶村塘边坊吴姓人为方便耕种所搭建的耕寮附近暂居。久而久之,萧姓渔人与吴姓塘边人兄弟般相互提携,和睦相处,便改萧姓为吴姓,携手共同建设家园。从此,人们便把这个以水为缘,以和安居的小村落称为“水和安”村;后来,人们为与刘安、何安“三丫”并称,也叫“和安”。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与刘安、何安两村一样,水和安村前也有一口鱼塘。我立在塘坣隔水相望,只是一排参差不齐地的民舍,一排翠绿整齐的树木,一圈时尚美观的护栏全都倒影在水中。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村庄很静很美,我看不到祠堂,只见一幢民国初年的青砖老屋和一座大跃进年代的红砖“饭堂”折射着历史的流光。然而,我却从停泊在街上的汽车,锄地于菜园里的青年,嬉戏于村中的小孩中看到村民安居乐业的生活,看到和睦包容优良村风在润物无声地传承。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进村前,曾听说三安是个边远被遗忘的村落;可在三安新村,我看到的却是一种令人羡慕的崭新景象:广园东快速路上下基出口,一条绿树成荫的水泥大道从村外通到村内,一幢幢楼房掩映在塘边的绿树丛中,一辆辆小车鳞次栉比地停在村前;供村民憩息的三安公园幽雅宁静,培育花草盆栽的绿洲园艺充满生机……这一切,都标志着刘安、何安、水和安这三个自然古村组成的村庄,正沿着时代的大道,迈着和谐的步伐,向着希望的前方。

三安,城市快速路口上乡韵袅袅的古村 - 湛汝松 -

 一夜撰文至此,东方天边已白。此刻,我心中也随之升起一个念头:广园快速路上,选入全国第三批传统村落的瓜岭村和乡韵袅袅的三安村上下只隔一个出口。古村旅游如果把两村组合起来,可能会引出一轮诱人的新曙光。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